總瀏覽量

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鄧寇克大行動》:人民拯救士兵。戲院坐錯位現象。劉雅瑟





 

1《鄧寇克大行動》:人民拯救士兵

(按:下文有劇透,慎入!)

所謂鄧寇克大行動,其實是大撤退,之所以說是大行動,是因為站在人民的角度。
撤退事件都可以拍得振奮人心?可以。
英軍既敗,但人民可勝。
就由人民(民心)來拯救士兵(軍心)好了。

這是一部不同一般的戰爭片。
全片幾乎都在說英軍如何逃命,鏡頭厲害,令觀眾有陪著英軍逃命的感覺。
小船沉沒,英軍好不容易逃出船艙,拼命向大船游去,眼看快到了,大船被炸,船上的人跳海逃命,本來拼命向大船游去的人,不得不轉身拼命逃離,以防被大船壓到……幾近絕望的逃。
千辛萬苦逃回「home」(英國),又擔心被國人吐口水辱罵……

據報導,導演路蘭看到歷史資料,撤退的英軍在海灘上排隊等候救援,即使敵機隨時來襲,隊形依然井然有序,令路蘭大受震動,誓言開拍此片,呈獻軍事史上一次激動人心的撤退。

2戲院坐錯位現象



在戲院經常發生坐錯座位的情況, 坐錯座位的多是大叔,這大叔被問是否坐錯座位了,通常反應很大,(似是)向全場觀眾宣布:「坐錯位?冇可能,肯定係你錯,呢度係E10呀,你幾號位,睇清楚先啦。」
「呢行係F10呀,阿伯!」
大叔轉成細聲,自言自語:「睇錯啫,使唔使咁大聲呀?」

 

3劉雅瑟

 
六、七年前,看小本電影《十三棵泡桐》,覺得那個女主角甚有個性,外形奪目。那個演員叫劉雅瑟,之後在《致我們終將失去的青春》飾演朱小北。也參演了《失孤》。
同類事件,即是被外形、個性獨特的女演員「電」到,還有韓國片《儲物櫃女孩》的金高恩。西片《末日先鋒:鐵甲飛車》的查理絲泰朗。


三談Rap歌:內幕消息:潘瑋柏下集的表演驚艷炸裂。Rap中之Flow。Rap中Battle。Battle中的對望。


 


1內幕消息:潘瑋柏下集的表演驚艷炸裂

《中國有嘻哈》,比《中國新歌聲2》好看多了。
40
20Battle賽,有些組別兩個皆差,有些組別則是強強相遇,但必有一死,真令人有心痛的感覺呢。
被淘汰的有幾個是願有名氣的說唱高手。
其中,個人較欣賞輝子。

觀眾都非常投入,上集疑似淘汰MC Jin,惹來無數人指責,但我一看即認為那是節目效果,不解為何這麼多人瘋了似的狂罵,包括一些頗有名氣的網誌寫手,甚至,連今日早上的網上新聞仍在用這個錯誤訊息(現在的記者,完全欠缺查證精神)。
驚喜是,三組「明星製作人」會在數百觀眾面前作現場表演,反過來讓參賽選手品評,這個安排甚好,夠不夠資格,讓作品說話。
熱狗的名曲《差不多先生》讓全場沸騰,的確不俗,有個性的參賽Rapper都被感動了。

吳亦凡和潘瑋柏則又被「節目效果」了,剪在下一集,懸念是: 熱狗的Rap歌水平自然是好,備受質疑評審水平夠不夠的吳亦凡和潘瑋柏會否被「噓」呢?
須一提的是,有些選手是很喜歡吳亦凡的,包括PG ONE和小白。

(內幕消息:據說,下一集,潘瑋柏的表演驚艷全場。)


2Rap中之Flow

初次聽到這個英文詞語,我即時想起李小龍於1971年的英語訪談中,暢論技擊精萃,有這麼一句:
「清空你的思想,像水一樣,靈活、無形,把水倒入杯子,它變成杯子的形狀,水可以流動(Flow),也可以撞擊,be watermy friend!」

Rap
詞大多急勁,優秀的Rapper能把歌詞唱出流水的順暢感,而「水可以流動(Flow),也可以撞擊」,也正好扣合RapBattle的攻擊本質。

有人將Rap中的Flow 譯成「語流」,絕了。
劍有劍氣,語有語流!

3RapBattle

Battle
,就是即興Rap歌對罵之戰役。
見識過紅花會第一猛將貝貝的即興Rap罵,的確厲害,其(現實中的)語速,竟快過電影中(《九品芝麻官》中周星馳與苑瓊丹在妓院對罵)兩倍。
而且, 貝貝是即興想的詞,有節奏有Flow的,長達三分鐘的,不錯一字的(即是不會NG)。

 

4Battle中的對望

看了不少Battle的短片,只為看看每個Rapper被對手「數唱」時的表情(哈)。
大部分Rapper被對手「數唱」時,都是垂手低頭的,或者周圍望,以減弱屈辱感。
當然,如果對手太弱,就大可做出恥笑、搖頭的表情。
但是如果對手不弱,有人會選擇兇狠地直視對手的 「臭罵」 ,一副「Come on.Hit me.」的戰鬥姿態,這種Rapper,就是歐陽靖和紅花會的貝貝。
歐陽靖和貝貝又略有不同。
貝貝是由始至終都在「兇視」對手,瘦弱的他簡直想把每個對手撕成兩半。
歐陽靖則是非常投入比賽,但比賽一結束,他就會笑容滿面地飛撲過去擁抱對手。我很好奇他會說什麼?「Good 罵」?「剛才講笑而已,別往心裡去。」

5地下Battle,香港有誰可戰?

Rapper
之間的Battle鬥的是急智、快嘴、押韻、節奏感和氣勢。
香港的「ABC係我係我」的歐陽靖,正是以 Battle名震天下,他擊敗的可是黑人名將呀。
不過,我覺得地下Rap界的Battle才是最純粹的,地下Battle,無限制,所以多數都是粗口橫飛的,用最粗的粗口、最賤格的比喻為武器,羞辱對手。
在我們香港,講粗口出色的人太多了,但能即興急Rap的人就不多了。 歐陽靖也不太擅長吧?
香港若要搞省港盃粵語地下Battle,須苦練「暴龍哥」和杜汶澤。哈!


6嘻哈三句


1/
把你的手放在空中甩,全世界就是你最拽!
2/
跟著節奏拍拍手。
3/
大家尖叫吧!

四維:美麗的蘋婆樹。魔術切割細葉榕。迷幻樹。優美廢巷

 
 
 
 
 
 
 
 
 
 
 
 
 
 
 



(一)美麗的蘋婆樹

前兩日,坐82X巴士,往沙田方向,穿過大老山隧道。
出隧道口,正想起《拆彈專家》的劇情,巴士直行數百米,T字路口前,對面是可口可樂廠。
巴士轉右,行走十多米,驚見馬路旁有一株美樹,精神為之一振。
樹上掛滿如花似果的美物,半紅半黃,形具弧尖。
後來查得是假蘋婆,再去拍攝時,已有不少爆裂。

(二)魔術切割細葉榕

介紹番!王屋花園這棵細葉榕,根部分成四「忽」,中空,人可過,好特別。

(三)迷幻樹

坐小巴經過沙田麗豪酒店,至王屋的小徑入口,有一棵細葉大樹(紫薇?),視覺效果一流,葉葉交疊令人似生幻象。
陽光照射,更見迷幻。

(四)優美廢巷

沙田愉翠苑對面,牛皮沙街遊樂場與都會廣場之間的一條小巷,竟然有靜美的感覺!
狹窄小巷,灌滿綠意,像是忘記剪草了,但很美,最好別剪。
沒人打理嗎?但椅子很乾淨。
氣氛特別,令我懷疑這裡是否時空穿越的出入口。

《書中玉摘》(222、223)《歷代詩話(上卷)》。《歷代詩話(下)》(何文煥輯)


 

 

222)《歷代詩話(上卷)》(何文煥輯)

1/
有時風捲鼎湖浪,
散作晴天雨點來。(徐凝)
2/
白雲連鳥道,青壁遞猿聲。 (徐凝)
3/
心怯空房不忍歸。(張仲素)
4/
湖聲蓮葉雨,野氣稻苗風。(朱慶餘)
5/
但見好花皆易落,
從來尤物不長生。(楊虞卿)
6/
搜神得句題紅紙,
望景長吟對白雲。(胡杲)
7/
歲盡天涯雨(范劗)
人生分外愁(郇伯)
8/
風定一池星(劉得仁)
9/
樵客出來山帶雨,
漁舟過去水生風。(劉威)
10/
筯撥冷灰書悶字,
枕陪寒席帶愁眠。(來鵬)
11/
垂釣有深意,望山多遠情。(許渾)
12/
江聲秋入寺,雨氣夜侵樓。(道明)
13/
閉門客到常疑病,
滿院花開不似貧。(道明)
14/
一片閒雲萬里心。(李遠)
15/
馬飢餐落葉,鶴病曬殘陽。(李洞)
16/
一封書未返,千樹葉皆飛。(于武陵)
17/
枯井夜聞鄰果落,
廢巢寒見別禽來。(方干)
18/
而今不在花紅處,
花在舊時紅處紅。(懷濬)
19/
平原累累添新塚,
半是去年來哭人。(雲表)
20/
寫留行道影,焚卻坐禪身。(賈島)
21/
看水看山坐,無名無利身。(修睦)
22/
水光秋淡蕩,僧好語尋常。 (修睦)
23/
雪深加酒債,春盡減詩題。(尚顏)
24/
料得此時天上月,
只應偏照兩人心。(佚名)
25/
好花隨意發,流人逐人來。(佚名)
26/
自種黃花添野景,
旋移高竹聽秋聲。(謝伯初)
27/
雨網蛛絲斷,風枝鳥夢搖。(陳文惠)
28/
意中流水遠,愁外舊山青。(石曼卿)
29/
庭草無人隨意綠(王胄)
30/
臥聽疏疏還密密,
曉看整整復斜斜。(黃庭堅)



223)《歷代詩話(下)》(何文煥輯)

1/
小山作朋友,香草當姬妾。(黃山谷)
2/
無事日月長,不羈天地闊。(白樂天)
3/
動春何限葉,撼曉幾多枝。(李商隱)
4/
雲門寺外逢猛雨,
林黑山高雨腳長。(杜牧)
5/
香色兩淒迷。(郛子)
6/
詩成流水上,夢盡落花間。(錢起)
7/
雨洗娟娟靜,風吹細細香。(杜甫)
8/
那能廢詩酒,亦未妨禪寂。(蘇東坡)
9/
江碧鳥逾白,山青花欲燃。(杜甫)
10/
只將溪畔一竿竹,
釣卻人間萬古名。
(滕白)
11/
新換霓裳月色裙。(王建)
12/
殘暑蟬催盡,新秋雁載來。(白樂天)
13/
我拙不能詩,我病不能酒。
試問賞花人,還有菊花否?
(劉汝進)
14/
剛被世人知住處,
又移茅屋入深居。
(大梅法常)

 

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2017年書展,見證文學氣息的最低潮













































第一日,報紙報導,書展參展商大嘆生意難做,是廿多年來最差的一年。
第二日早上,又有報紙報導,參展商無懼天雨,有望營業額比往年提升5%
我亂了,並決定不再看報紙報導,親入書展現場。
我感覺這次書展的文學氣息是最弱的一年。

十家八家本地大型書店撐場散貨,外地出版社和小型出版社氣勢弱得尷尬。
如此一來,對港人來說,書種選擇其實很少,書展存在的意義並不大。

以前,有些小型書店會花心思布置檔口,以呈現自己的品味,如今,全沒有這種情懷的書店了。

早場票價10元,為何定價如此便宜?因為真的不值以往的25元。
主題是旅遊,的確,是有旅遊文學之說,但那只是一個很小的範疇,令文化人苦笑。

香港的書展,已到了危急存亡之秋,下屆必須力挽頹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