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12月31日 星期二

2013年,我的十最回顧(上)


 


1)最瘀一件事:新釗記唔夠錢埋單事件。


2013
年尾,在我身上還是發生了一件瘀事。

今天和同學聚而散後,途經誠品,買了兩本書,《歴史揭密!武藏VS小次郎》(久保田英一)、《身體詩》(陳克華),再經工展會,買了極品安溪鐵觀音(280)。


荷包彈藥幾乎用盡的真相被肚餓蒙蔽。

亂步走入新釗記,叫了排骨炒麵加奶茶,盛惠46+9元。
吃了三口難吃的炒麵,難吃得醒起錢的問題。

急翻荷包,内裡静躺四十大元,再掏我那價值千元華麗外套的口袋,有七元。

我想說,其實我已戒了奶茶,不知為何今天卻叫了奶茶,而且,當下我還未開始喝。

如果我不要奶茶(跟劉若英無關),我甚至多出一元,豪作貼士。


我一邊吃一邊盤算著。

腦海首先冒出的畫面竟然是八十年代功夫片一幕:男主角吃飯但身上沒錢,廚房走出赤膊大隻佬,額上綁一繃帶,上書四字:嚴懲白食。

想到這,我差點沒笑出來。

 

無心戀吃。

最後到收銀處,瘀著向老闆娘提議,留下《歴史揭密!武藏VS小次郎》一書,等我去撳錢回來埋單。


老闆娘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一言不發。

難得在瘀情中,我可以自把自為,於是箭般飛去。

提款機前竟有十人在排隊,瘀情加時。

 

取到錢,換回我的書。

老闆娘始終一言不發。

我的解讀是,區區幾元差額,她反而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2)最惋惜人物:民權領袖曼德拉和粵劇一代宗師紅線女逝世。

3)最關注新聞:


熄機行動引發TVB封殺壹傳媒。(香港)
中南海權鬥,習近平險被刺。(中國)
北韓兇險新局勢。(國際)

4)最蠱惑風雲人物:王維基。


盡得港人心之餘,個人業績節節上升。

但必須聲明,王維基,有蠱惑基因。

他利用了香港人,但他這次不是存心利用,而是借勢利用。


5)最爽三部電影:

 

引力邊緣

一代宗師
鐵甲奇俠3

2013年12月26日 星期四

今生要完成的十本書。側記(5)《微塵集》、《驚異搜記》


 

 

【六】《微塵集》〔新詩選評集〕

 

567,是指新詩的行數,567新詩主義」主張只寫五行、六行、七行的短詩〔空行不計〕。

不選48行的新詩,是為了與以48行為主的古詩有所區別。

 

搜集一百首567新詩佳作,合編成《微塵集》。

 

已完成。

 

《魚鈎》〔嚴力〕

 

經過了許多年的等待

我的魚鈎啊

終於在沒有魚的池塘裡

自己游了起來

但在更多年的游動之後

它滿臉無奈地

一口吞下了自己

 

【一句評:繪畫無法表達的意境,詩可以。】

 

《名字》〔吳晨駿〕

一個人最好有兩個名字
一個屬於肉體
一個屬於靈魂
當我們喊他肉體的名字時
肉體便開始蠕動
當我們喊他靈魂的名字時
靈魂便朝我們張望


【一句評:這詩想得太妙了,讓人回味無窮。】

 

《癢》〔王法〕

起初,頭皮癢
後來腳皮癢
再後來,全身的皮癢
進而,脂肪、肉
心(五臟)都癢
現在靈魂癢
好癢啊。。。真癢

 

【一句評:那個癢,深入讀者骨髓。】

 

《郵寄》〔爬藤〕

 

伍藝打工多年
賺滿了一箱子疲憊
一背包絕望
父親來電說舊病複燃,需要醫費
伍藝來到郵局
把自己打進棺木,寄回了村莊


【一句評:一個悲涼絕頂的故事,寫得太好了。】

 

【七】《驚異搜記》〔搜奇錄〕

 

令我驚嘆的中外古今奇聞異事趣錄,記一記,賞一賞,議一議。

 

小林一茶《雨天的書》中,其詞曰:

    捉到一個虱子,將它掐死固然可憐,要把它捨在門外.讓它絕食,也覺得不忍,忽然想到我佛從前給與鬼予母的東西,成此。

    「虱子啊,放在和我味道一樣的石榴上爬著。」
    (注,日本傳說,佛降伏鬼子母,給與石榴實食之,以代人肉,因石榴實味酸甜似人肉雲。據《香子母經》說,她後來變為生育之神,這石榴大約只是多子的象徵罷了。)

 

《一個奇特的科幻小故事》

 

《六十歲的誘惑》

〔杰克。弗利〕

 

一個瘋科學家的故事。

他害怕死亡,逼得他發明一種能返老還童的藥丸。

 

在他第二年的生日,科學家年輕了一歲,而不是老了一歲。

困難的是,他仍然接近死亡,只是從另一個方向接近死亡。

他完全清楚地知道自己還剩多少年可以活,準確地知道哪一天哪一個小時將要死亡。

 

他的新問題是,發明第二粒藥丸。

它將抵銷第一粒藥丸的效果,如此反覆地進行。

當他考慮這個問題時,他對著燈光過街,被一輛飛馳的卡車撞死。

訃告上寫他逝世的年齡為61歲,不準確,實際上是59歲。

 

2013年12月18日 星期三

我的宇宙觀:創一新字,代替老子的道,成就我今生的修行



 

現代人看書,不知不覺地,也無奈地落入一個陷阱。
那就是看二手思想。
因為絕大多數的人,或沒有深厚的文化根基,或沒有耐性去讀古代聖哲的原著,而通過其他人譯寫而認識那些遙遠的智慧。
但由於種種複雜的原因,這些譯寫很可能是偏頗的,甚至是錯的。
然而,直接取經原著,自身水平卻又不夠,同樣無功。

 

再挖深一層,即使是古代聖哲的原著,也只是對天地玄妙的二手記錄或一家之感悟呀!
講到底,自悟,才是王道。


我沒有固定的宗教信仰,上帝和任何神皆不受我認可。

而老子的道,我是極為讚賞的,但我不能百分之一百通曉其奧。

故此,我以自身體悟,創一新字,用來形容宇宙最高級的操縱力量。


(見附圖一)

 

這個新字,是在回字之內,再加一個微型小口。

粤音:回。

 

(見附圖二)

 

微型小口,就是宇宙最高級的操縱力量的所在。

如圖,圓點是宇宙最高級的操縱力量。

宇宙是一個圓(也可以說是無數個圓,別忘了,這是個立體圓),我們的世界是無數個圓錐體中的一個,向外膨脹,發展。

為何是圓錐體?

因為發展不完美,只能是圓錐體,完美的話就是立體圓

 

外圈,是人類發展的極限。

内圈,是人類發展至今的位置。

外圈之外,是得道者的世界,眼下我也無法想像,我今生的修行正是朝著這個方向去的。

 
(註:以上只是初稿,歡迎任何人指出任何漏洞或提出疑問,讓我多想、深想。)

2013年12月15日 星期日

今生要完成的十本書。側記(4)《寂寞之拳》新一章:刑風的死訊


 

 

【五】《寂寞之拳》〔十萬字小說〕

 

作為一個文字創作者,一生人至少要寫一本小說才會安心。

 

我已經寫了第一句:

 

擂台上的邢風,強壯如上帝的拳頭。

 

有了這一句,這本小說已經完成了一半。

 

寫了幾章,故事大綱基本擬好。一年內完成。

 

黃河上的死體。刑風的死訊

 

刑風已失蹤五天零十小時了。


葉天造到桌球城找到了陳鴻。
陳鴻。你們把刑風怎麼樣了?葉天造怒吼。
陳鴻望了葉天造一眼,繼續打球。
葉天造右臂一揮,把球枱上的桌球撥得亂跑。
陳鴻僵住姿勢。
兩個手下氣得欲上前開打。
住手。陳鴻慢慢站直了身子,刀一樣的眼神插向葉天造。你想知道嗎?我們來打一局9號球,你贏了,我就告訴你。你是客,你先打。
葉天造想了想,道:一言為定。


桌球局已擺好。
葉天造在球棒架上挑選了最重的一支。
他身向前俯,擺好態勢,雙眉緊鎖,眼神如電。
左手作支架,右手握球棒。
握球棒須不鬆不緊,恰到好處,出棒至擊中白球那一刻,是使力最集中的一剎,力度奇猛。
擊球角度是三角形球群尖端球的左邊四分之一位置。


的一聲巨響,周圍的人都被嚇了一跳。
桌球向四方八面竄逃,五、六個球紛紛落入網袋。
九號球也動了,自旋著移向一個尾袋。


所有人都盯著這個九號球。
九號球一直移到袋口,自旋結束,乏力而停。


陳鴻的手下大舒了一口氣。
只有陳鴻,面色依然凝重,因為此刻他正看著一號球。
一號球仍有餘力,流向九號球。。。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一撞。。。九號球跌入網袋。


嘩聲,四起。


葉天造終於舒了口氣。
陳鴻鼓掌:很精彩的旋風四分一。很好。想不到你也有點天分。
我四歲就開始打桌球了。別廢話了,說吧,刑風在哪?
刑風到大陸比賽去了。
大陸?


是。刑風取得黑洞搏擊大賽香港區代表資格,要跟兩名大陸高手和一名台灣代表爭奪唯一的華人拳手出賽名額。據我所知,大陸高手中有一個叫黑龍,非常非常可怕,綽號是拳聖。雖然我很佩服刑風,但面對這個黑龍,恐怕刑風也。。。
賽場在哪?
這個比賽,高度保密,拳手要簽生死狀。觀賽的全是特別邀請的人物。通常,五天就結束了,香港代表若是獲勝,我們組織會收到消息。可現在還沒有,恐怕刑風,凶多吉少。老實說,很可惜。
賽場在哪?葉天造已得雙目發紅。
我只知道在蘭州,黃河附近。

葉天造把消息告訴了卓馨,兩人馬上坐飛機飛往。
到達蘭州,葉天造四出打探消息。
終於在一拳館找到知道這賽事的人。
那人收了錢,說:那個香港拳手呀,不肯認輸,被黑龍打死了。
葉天造一聽此話,面如死灰。
那人又說:「通常,這些屍體會抛入黃河,因為黃河上有很多屍體,你去蘭州城20公里遠的老褲衩子灣找找吧,可能在那可找到。


當桌馨聽到這消息,全身發軟,癱倒地上。
但她很快就站起來,含著淚,死活要去黃河的老褲衩子灣

 

黃河上,常有屍體漂浮。

那些屍體,或因失足,或因投河,或是棄屍。

單以黃河蘭州一段,每年打撈到的屍體,由三百具,至七百多具不等,而且,還未計算殘臂斷腿呢。

 

屍體多,來尋屍的人也多。

於是,一種替人撈屍的新工種也誕生了,撈屍人被喚作黃河水鬼

偶爾,還會爆發搶屍戰。

 

離蘭州城20公里遠的老褲衩子灣,因地理環境,積聚了很多河上屍體。

屍體身上若有身份證明文件或聯繫方法,就通知其親人來贖屍。

若是身份不明的屍體,讓他再繼續漂流。

有些屍體被水庫的水輪機打碎後,隨著河水奔流,直至爛成碎肉,甚至溶解。

葉天造和卓馨來到「老褲衩子灣」,尋找刑風的屍體已經兩天了。

兩人戴著口罩,一邊查看岸上的屍體,一邊叫著刑風的名字。

卓馨的叫聲都已經有點沙啞了,面容更是蒼白。

不遠處,有人在燒屍,煙霧飛揚,令蒼涼感更盛。

 

葉天造對卓馨說:你休息一下吧,我找就可以了。

卓馨又哭了:「刑風,你到底在哪呀?」

葉天造忍不住也扭過頭去,偷偷拭淚。

卻見煙霧中走出一個人來。

這人額上有一道新的傷痕,雙目圓睁,呆望著他和卓馨。

 

「刑風。」葉天造大叫起來。

 

那人,正是刑風。

 

卓馨急忙轉身一望,果然是刑風。

卓馨雙腳一軟,再也支持不住,癱坐地上。

葉天造馬上扶著她。

刑風也飛撲過來,抱著卓馨。

 

卓馨只懂流淚,說不出話。

葉天造已淚如泉湧:「有人說,你被黑龍打死了,我們來找你。」

「對不起。」刑風也是淚如雨下,「讓你們受苦了。」

 

葉天造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死的是台灣拳手,或許是消息傳錯了。」刑風擦了擦眼淚。「他是個優秀拳手,我來這,找他的屍體,替他火化。正好遇到了你們。」

刑風望向那團火。

 

煙飛霧揚,天鳥哀鳴。

這一幕,說不出的悲涼。

 

「你打赢了?」卓馨可以說話了。

「嗯。」刑風點點頭。「沒有我的批准,誰也休想打敗我。」

「刑風,我知道,打拳是你的命。可是,以後,我們必須在場,不要再瞞著我們。可以答應我嗎?」卓馨懇求。

刑風望著天造。

「對。」天造猛力點頭。

「好,我答應你們。」刑風說。

三人抱在一起,久久不願鬆手。

 

三人的情誼,天地可鑑。

 

回港之後,刑風向天造和卓馨講述「黑洞搏擊大賽華人拳手代表爭奪戰」,過程可用「震心裂魄、人神俱驚」八字來形容。

 

四名頂尖華人拳手,分別是大陸的「拳聖」黑龍、「銅錘」柳勁東,台灣的「戰斧」陳銳,香港的「閃電」刑風。

 

「拳聖」黑龍對「戰斧」陳銳。

「銅錘」柳勁東對「閃電」刑風。

 

【作者按:

第一場:陳銳勇戰不降,致死。

第二場:柳勁東開打前離奇棄權。

休息四日。

第三場:黑龍、刑風驚世之戰。

詳情暫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