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11月20日 星期三

生猛詞鮮(二)


 

 

 

腰花

 

在内地著名作家大仙的已經不重要了》看到這個詞。

腰花是指女人腰間的花朵,形容女性腰肢美態。

 

例句:林志玲扭出的這一記腰花,足以殺死在座的每一個雄性生物。


雅婦


也是在大仙的已經不重要了》看到這個詞。

雅婦是指優雅的婦人,有些女人,雖然已婚,但魅力更強,淑女的女字沒有明言是婦人,故此,雅婦一詞,有誕生之必要。


例句:站在老蔣身旁的雅婦,正是宋美齡。

 

影戀者

 

戀上自己的影子。

楊典的歷年精華筆記集隨身卷子》寫:

影戀初祖,是魏晉「服妖」何晏。

《三國志》引《魏略》云:何晏「性本自喜,動静粉白不去手,行步顧影。」

 

例句:他太姿整,我懷疑他是個影戀者。

 

艷戰

 

艷戰,在楊典的《肉體與文學史》中看到這詞語。

楊典提及法國作家法朗士的小說《苔依絲》的故事:

 

一個修士自詡以耶穌般的博愛,試圖普渡愚昧的眾生。

他決定尋找著名的妓女苔依絲,並試圖救贖她的淫亂肉體時,自己卻又被那女性肉體的絕美所誘惑。最終,妓女苔依絲反倒是懷著希望獲得了新生的心,抛棄了紅塵孽根。她燒毁全部財物,跟隨修士回到沙漠修道院,自閉於一間陋室中秘密修行,臨死之前洗清了一生的罪孽。

其間,修士與妓女苔依絲的角力,可稱為艷戰」。

 

例句: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來一場艷戰。

 

追腹

 

見於楊典的隨身卷子》。

追腹,意指追隨已經剖腹而死主人,也去切腹而死。

 

例句:為了真正的民主,你既能切腹明志,我也甘願追腹。

 

2013年11月16日 星期六

星期天半日碎談(從隨身卷子到靈感到香港專欄文化)


 

 

楊典的歷年精華筆記集隨身卷子》,甚好看,我已看逾半内容。

隨身卷子是古代用語,意指隨身的書或筆記。

現代,有記事簿和攝影功能及可無限上網的iPhone就是我的隨身卷子。

 

半日談開始了。

 

(一)

 

20131117日,星期天。

犬吠與人聲,催我在八點起床。

iPhone電量已快追到零了,必須充電。

於是,我少有地,沒帶現代隨身卷子而出門吃早餐買報紙。

 

(二)

 

天晴,鳥悅。

雲美。

滿天的雲塊像拼圖紙一樣整齊地互扣著,頗為壯觀。

現代隨身卷子」,iPhone,不在手上,憾。

 

(三)

 

靈感是個調皮的天才兒童,他隨時會跳出來嚇我或打賞我。

才走了二十來步,三、四個靈感已搶閘而出。

現代隨身卷子」,iPhone,不在手上,憾X 2

 

這種情況很尷尬,我害怕忘記這些靈感,卻無筆可記,回頭走更是瘋子所為。

 

(四)

 

向前走。

到固定幫襯的報紙檔買報紙。

我買報紙不用說話的,因為我從來只買星期天的《蘋果》。

我一言不發,付錢,事頭婆自然會抽出一份《蘋果》,交給我,並找錢。

這個事頭婆記性很好,有時她老遠見我走過去,就已先抽出一份《蘋果》,等我。

 

(五)

 

我先買報紙,後到茶餐廳吃早餐,自有原因。

坐下後,我向伙記借筆,以記下靈感關鍵詞。

伙記,我不想這樣形容她。

她是新人,像個童工,感覺她應該去麥記做。

她不太懂規矩,借筆後,竟然在看我寫什麼。

我望著她,她才懂得走開。

記下後,人也安樂。

吃完早餐,放鬆眉頭逛了十多分鐘。

然後趕回去,在聽港台講東講西講「香港專欄文化」之前,用手寫板寫完本文。

 

(六)

 

靈感之一。

夜記,是相對日記而言的文體。

 

即興夜記

 

20131117日凌晨5點,夜涼如水,早醒。

之前三晚,連續有夢。

夢好,心暢。

此晚早睡,卻無夢。

失落。

 

(七)

 

港台講東講西講「香港專欄文化」ing

這是我提議的題目。

 

(八)

 

此文匆匆寫就,急貼。

稍後添改。

2013年11月12日 星期二

《我眼中的香港。一百攝》










我眼中的香港。一百攝」是我突然想做的一項攝影計劃。

因為在我鏡頭下的美妙景象,已經有詩意在撩動。

香港一百攝計劃,由是誕生了。

 

記錄美,然後廣而告之:

這種美,源自香港。

 

一百攝,最好能拍到平凡卻又動人(或攝人或感人或撩人或驚人)的畫面。

可能是精心策劃的作品,也可能只是無意中拍到的奇景,總之,都是我眼中的香港之美。

 

001030的是舊作,大多數是用iPhone拍的,解像度一般。

 

1/懸像(嚤囉街)

2/側影步驚雲(尖沙咀)

3/少女與禪犬(大嶼山)(暫不發表,等待參加大賽,呵呵)

 

這張無意中拍到的照片,我愛極了。

大佛腳下,禪風拂人,懶犬閑坐。

秀氣的少女上前,輕盈蹲下,向著禪犬微笑。

妙圖天作。

静默中,哲理和美感頓成一體。

 

4/奇雲。天池(葵芳)

5/古樹空椅(葵芳)

6/閑釣之境(西貢)

7/日照簡林(大嶼山)

 

2013年11月9日 星期六

我的長篇小說《寂寞之拳》正式動筆,三主角入夢講數



 

長篇小說《寂寞之拳》醞釀已久,如今開始傾情狂寫。

 

故事大概:

 

邢風和葉天造從小就親如兄弟,一同追求美麗的班花卓馨。長大後,邢風成為武學奇才,沉迷地下拳賽,所向披靡,葉天造則是「天造」的才子詩人,境界不凡。面對此二人,長成仙姿玉色的卓馨心亂如麻,不知該接受哪一個,拒絕哪一個,為此,痛苦不堪。

 

在一次天賜的考驗中,卓馨發覺自己更愛葉天造多一點,她知道心中已有答案。

 

然而,此時,世界最神秘的黑拳組織看中了邢風的身手,帶他走入恐怖殘忍的頂級地下擂台。邢風彷彿找到了人生的故鄉,這是他夢寐以求的擂台世界。邢風立誓要成為世界地下拳賽排名第一位的華人拳手。卓馨為了阻止邢風走上死亡之路,決定嫁給邢風,以愛和骨肉之情阻攔他繼續打黑拳。

 

葉天造知道卓馨選擇了刑風,心痛欲絕。

 

邢風和卓馨結婚後,偷偷參與頂級地下拳賽,被黑拳組織控制住,卓馨和葉天造拼死救他,黑拳組織答應邢風打完最後一場大賽就讓他離開,這一仗驚天動地、刺人心魂……

 

邢風、葉天造、卓馨是《寂寞之拳》的三大主角,同年出生,葉天造生於78日,卓馨生於1224日,邢風生於1225

 

葉天造是我的化身(當然,書中是美化了很多的),除了是故事的記錄者外,也會代我散播現實中的個人思想和人生觀。

 

卓馨是我所有前女友的總和化身,美麗、聰明、堅毅,有時候很崇拜我,但有些決定卻又強硬得令我震驚。

 

邢風是兩分傳聞、八分虛構的人物,是小說的第一男主角。邢風是百年一遇的武術奇才,高峰期在世界地下拳壇排名第一位。卓馨比刑風大一日,總覺得自己像姐姐。

 

由於醞釀已久,三大主角的人物個性對我來說,已是爛熟。

三人更曾入夢,討論,以至爭論。

 

葉天造是我的化身,完全受我控制。

卓馨則是一時溫和平静,一時倔強固執。

最難控制的是刑風,他太強横了,他想要做的事,誰能阻得了他?

 

故此,雖然《寂寞之拳》有故事大概,但故事發展和結果隨時被刑風和卓馨改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