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11月30日 星期六

《寂寞之拳》第二貼:海邊日出圖(附圖)


 


今天是卓馨的生日。
凌晨三點。


刑風、卓馨和葉天造並排而坐,在海邊,期待著日出。
三人旁邊,亮著一盞無語的油燈。


卓馨一擊掌,說話了:在日出之前,我們一人講一個故事吧。必須是好故事,迷人的、動人的、有哲理的,都可以。
葉天造笑道:這是我強項,我當然沒問題。
刑風也點點頭:你們先說,我壓軸。
好,那我先說。卓馨在說故事之前已經興奮得手舞足蹈了。

 

從前,有個可愛的小女孩,叫小卓。卓馨甜笑著指了指自己。她每天都從家裡走路去上學。有一天放學,天氣很不好,閃電、打雷、下大雨。雷雨不停,愈下愈大。還有閃電,像一把利劍,在天上時隱時現,很嚇人。小卓的媽媽趕緊穿上雨衣,去找小卓。找著找著,終於找到了。小卓一個人在街上走著。噗嗤。。。。。。

說到這,卓馨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來。

 

笑什麼?

「幹嘛?」

刑風和葉天造齊聲疑問。

 

卓馨「格格格」地笑了一陣,又說:

小卓的媽媽發現,每次出現嚇人的閃電時,小卓都停下來,抬頭往天上看,還露出微笑。媽媽上前牽住女兒的手,問她:你在幹嘛?

卓馨用手肘輕撞身旁兩男:「你們說,她在幹嘛?

 

葉天造先接話:「欣賞閃電吧,美呀。

刑風則回答:被劈傻了。

 

美你個頭,你才傻。卓馨各給兩人一掌。小卓回答說:上帝剛才幫我照相,所以我要笑啊。哈哈哈,有意思吧?

 

葉天造一笑:「有意思,絶頂的好故事。。」

刑風搖搖頭:我必須說真話,這故事,是聽過的故事中最美的一個。

 

卓馨點點頭:你們倆還算機靈。好,天造,說你的。

 

按:
葉天造說了一個禪宗故事。(略)
刑風說了宮本武藏和佐佐木小次郎的決鬥,但一反傅統,刑風非常喜歡佐佐木小次郎,並說了宮本武藏的不是,說得特別扣人心弦。(略)

太陽出來了,冒出來了。卓馨尖叫起來,指著太陽。
刑風和葉天造順著卓馨柔美的指尖,望向東方,那一大片的海上之美。
太陽緩緩地浮出水面,天邊美得把人的視線都快要融掉了。
霞光伴舞,彩雲作綴。


生日快樂,卓馨。
卓馨,生日快樂。


多謝。好幸福。生日禮物呢?卓馨攤開雙手。
刑風把禮物交到卓馨的左手。
葉天造把禮物交到卓馨的右手。
卓馨同時打開雙手。

左手是銀鏈,右手是銀戒指。

卓馨緊握著禮物,幸福地神秘一笑:這麼土的生日禮物也送人呀?
刑風向天造使了個眼色,對卓馨:還有呀。
還有什麼,快給我。卓馨笑靨如花。


此時,刑風和葉天造突然一同吻在卓馨左右面頰上,並停住。
這一著來得太急,卓馨不知所措,害羞得只懂緊閉雙眼,不敢亂動。

 

刑風和葉天造都吻到了-----羞紅的暖意,以及嘗到少女耳垂神秘的香氣。


時間彷彿靜止了。
兩人長吻著不願離開。


草叢中有小蟲在鳴叫,遠方的天空有鷗影在掠飛。
紅日鮮如初豆,霞光醉人心魂。
這幅兩男搶吻一女海邊日出圖,此刻,無價。

2013年11月27日 星期三

狂寫中的小說《寂寞之拳》其中一段,試貼(附刑風畫像)


 

 

註:我不懂畫畫,但也傾盡全力,非替刑風畫像不可。

 

天橋底,是一塊半草半石的空地。
空地旁邊有條小河,流水有聲。
橋上,偶有飛車呼嘯殺過。


橋底空地上的人,站成兩派。
一邊是陳鴻,以及他的十多個拳迷。
另一邊是刑風和葉天造。

公正人,是班中長得最高的光頭同學,戈連拿。

這個陳鴻,身形健碩,雙目如刀,頗有威儀。
而劍眉星目的刑風則沒有表情,練功時,他比任何人都勤奮,但平時,卻也盡情偷懶,包括表情,也懶做。

陳鴻是黑社會大佬藍青手下第一學界打手,今年剛轉校來這,得知刑風是三屆學校野外搏擊冠軍,故約戰刑風。
刑風欣然接受挑戰,因為他看得出,陳鴻比他以前的對手都要強。
與高手交戰,是刑風的嗜好。
嗜好,不錯,確是他的嗜好。

可以開始了嗎?陳鴻雙拳齊握,逼視著刑風。
戈連拿也盯著刑風。


我來計時。站在刑風身邊的葉天造說。
不用。你用你的眼睛,記下這場強弱懸殊的賽事吧。刑風說完,面向陳鴻,說道:來吧。高手。

戈連拿示意開始。

只見陳鴻兩個戰步已飛撲至刑風身前三尺位置,順著跑勢,右腳高踢刑風頭部。
這一連串的動作乾淨俐落,瀟灑流暢,不愧為藍青的第一學界打手。。。

夕陽西下,紅霞掛天。
叮叮叮。。。
學校放學了。


遠方,一個美麗的少女身影,向著天橋底冉冉舞來。
率先傳來的,是一把銀鈴般的聲音:刑風,天造。
卓馨。葉天造向她揮手。
少女跑到了,彎著腰大口大口地喘氣。
她斜揹著綠色的書包,穿著雪白的校裙,留著長髮,微風吹動她耳畔的兩三根亂髮,儀態動人。
她一抬頭,雙眸如星,俏美典雅的容顏上浮著跑紅了的小腮,煞是迷人。

她說:小娟。。。剛告訴我,說。。。說你們逃學。。。打架。
是呀。葉天造笑道。
你們。。。真壞。卓馨作怒指罵,然後表情突然轉為好奇:打。。。贏了嗎?


刑風頭向天仰,這就是傳說中的----------Chok


天造,你說。卓馨猛搖葉天造的手臂。
好好好,我說,我是戰地記者,當然由我來說。葉天造整理了一下衣領,說:對手叫陳鴻,剛轉校來的,是個厲害角色。評判示意開戰後,那小子兩個戰步已飛撲至阿風身前,順著跑勢,右腳高踢阿風頭部。一連串的動作乾淨俐落,瀟灑流暢,不愧是高手呀。


卓馨嚇得掩住嘴巴,鳳目圓睜。
可惜,他今天遇到的是刑風。陳鴻的腳只踢到一半就定住了。因為他發現,刑風的腳,不知在什麼時候,已泊在他鼻子上了。」葉天造以手比劃,說得興奮。

泊在?什麼形容詞?卓馨笑了。
是泊在,沒有比這詞更準確生動了。
好好好,然後呢?
刑風的腳,不知在什麼時候,已泊在那小子鼻子上了。我都沒看清楚呀,阿風的腳,太快了。不過,那小子倒也有點氣度,他竟然能收住攻勢,並恭敬地認輸,還問阿風:這神速,你是如何達到的?

如何達到?卓馨望向刑風。


刑風閉目:專注力。

 

卓馨又望向葉天造。
對,專注力。阿風勤練專注力,出腳已能隨心收放,這是一種武學境界。
哦。嘩。卓馨不太明白,只懂驚嘆。
那小子倒也識貨,也有風度,竟然九十度鞠躬說了句:多謝指教。然後一擺手,要走了。跟他來的十二個拳迷,有五個跟他走了,另外七個,呆站著,像是在看神一樣看著刑風。好好笑。


嘩。下一次你們打架,我也要看。卓馨笑靨如花。刑風你好帥呀。


刑風望著藍天的極遠處,點點頭:我知道。


刑風。」是陳鴻,他竟然走了回來。「刑風,你有聽過地下學界搏擊大賽嗎?
地下學界搏擊大賽?刑風沒聽過,沒作聲。


「你要想打,找我。我安排你參賽,你必定是三甲人物。陳鴻說完就走了。


地下學界搏擊大賽。

 

風起了。
刑風的雙眼,被憧憬的夢幻神色一下子充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