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2月26日 星期三

即興《無題之詩》(朵漁詩集《最後的黑暗》悅讀中。。。)





無題之詩》(我)

夜忽潛至,無風無月
亮燈,看朵漁的詩集
好詩遍紙
一首尤其奪目題為
無題

我剎停眼神
想想自己
我從沒為世界奉獻過一首無題的詩
以前,以及以後
每一首詩都不可能
無題

即便是朵漁的這首
「無題」
讀完兩次之後
我還是在關燈睡覺之前
偷偷替它
砌了個耐人尋味的
詩題

無題(朵漁)

一個人時,我時常感到擁擠,
感覺體內的某個地方需要爆破。

在政治的天平上,道德只有七兩重,
徒然草云:不求勝,但求不敗。

晚風已沒什麼秘密可言,所有的災難
都已被證實,包括雨中的覆巢。

佝僂承蜩,無非是讓別人上鈎,一個四處
收購門徒的人,順便收起了民間的刀。

先鋒派要求提前加冕,我由此確信
憤怒已不在紹興,藝術不在七九八。

潛水於明清文集,聽腐儒們談氣、性與雙腳的關係,
竟覺得默默無聞也是一種狂狷。

難道不讀古書就不能走老路嗎?我偏不信
昨晚,我私下裡向一片燃燒的雲做了懺悔。

朵漁:70後著名詩人。

在二千年左右,內地詩壇風起雲湧,下半身詩派橫空出世,燃起無邊戰火。
朵漁和沈浩波是下半身詩派發起人之二,也是我最看好的兩個70後詩人。
沈浩波才氣側漏,語必驚人,招搖詩壇,奪得響名。
朵漁則是低調內斂之人,但一出手,思詩皆現不凡氣象。


有一次,我對沈浩波說:浩波,你的最強對手,是朵漁啊!朵漁這廝不簡單。
沈浩波回我:好,明天我就閹了他。

這就是他們的相處風格。
友情愈深,用語愈狠。

朵漁詩集最後的黑暗》寫得極好,強力推薦。

 

最後的黑暗妙句狂摘:

 

1/我看到一張周遊世界的臉

一個集禮義廉恥於一身的人

生活在甲乙丙丁四個角色裡

2/我們愛過的女人,會被别人接著愛

3/不可能的青年扔來雪的請柬。。。

4/有人在世外聽雪

有人在夢中開悟

5/歪歪斜斜地找到燈光的酒吧

不是去喝一杯,而是要將

多年前的宿醉再吐一次。

6/太陽像一顆剛砍下的頭顱

7/不會活的人也不配享有死期

8/必須親自躺下來做個夢了

9/一個人,要吞下多少光陰,才會變得美好起來?

10/他將自己漫長的一生

壓進一部薄薄的詩集

2014年2月18日 星期二

一不小心,就進入了茶道





添置了像樣一點的茶具之後,
在今年工展會上買到的極品鐵觀音,
正式登場了。


一飲之下,果然是好。


回想當日,工展會茶葉檔口外,站著一半老徐娘,推介茶葉,高呼:極品茶葉大減價。
我緊盯著兩種鐵觀音茶葉不放,一種120元一盒,一種200元一盒。
徐娘見我眼中只有觀音,故逐一介紹這兩種茶葉。


還有更好的嗎?我冷傲地拋出還一句。
徐娘雙眼發亮,像遇到土豪進店一樣招呼我說:有有有,裡面還有一種極品,280元,沖七、八次都掂。阿珍,遞幾包極品鐵觀音俾我。


幾包?真當我是土豪了?
我接過一包,看了五秒,馬上付錢,力保半分土豪本色,靜定地說:買一包試試先。
徐娘:OKOK。我哋上環有個品茶室,得閒上來品茶。
說完遞上彩色單張。(今天發現,單張已失蹤,握腕而嘆。)

今日,添置了神逸紫砂壺、雙層玻璃公道杯、全黑型爆砂杯連實木杯墊。

還不開封品茶,更待何時?
開封。


沖了兩轉,味道麻麻,心頭冒出一句:被徐娘騙了?

第三轉,有料到。
茶葉之奇香,按也按不住,香得迷人,甚至撩人。


而茶水,不得了,被觀音泡過的水,竟然滑而醇。
這是以前未遇到過的上品茶水味覺。


好茶,好水,好茶水。


我讓茶水在口中浪漫滾動幾個環迴,茶香與水雖已混成一體,但在其混沌暖意中,我還是能感覺到極品鐵觀音香味的獨立存在。
可喻之為:獨步單香。

 

茶詩有云:一甌解卻山中醉,便覺身輕欲上天。(崔道融)

在這種好茶的基礎上,可以正式試探茶道的大千意境了。

逍遙茶道中,我將親手泡出禪味。

附:日本茶聖千利休逸事(轉自網絡)


有一回,一位地位相當於諸侯的武士前去拜訪千利休,正趕上利休的茶會剛剛開始。

於是,這位武士提出了想參加茶會的請求。

然而,作為主人的利休卻沒有馬上答應,今天茶會的主賓只是一個平民百姓,所以您想參加茶會確實有點兒讓人感到為難。

 

在當時等級森嚴的社會裡,武士和平民同席而坐便被認為有失身份,更何況讓一位地位尊崇的武士坐在下手呢!

不過,利休接著說道:如果您不當主賓也可以的話……

武士馬上說道:茶席是另外一個世界嘛!

 

在超凡出世的世界裡,濁世的尊卑等級盡歸烏有。

於是,武士側身末座享受了一碗茶的招待。

 

這則逸事為後世所傳頌。

2014年2月15日 星期六

兩個好故事:暴力禪和拯救歪念




 

地獄和天堂

 

曾經有一位慧海禪師,每天都在思考一個問題:究竟有沒有天堂與地獄呢?這一團籠罩在他心頭已經很久了,令他越困越深。

 

他對月華禪師訴說道:禪師,我已經習禪多年了,仍然遲遲不能開悟。佛書經典上說地獄與天堂是真實存在的,我就是不懂,也不信。除了我們生活的人間,哪裡還有什麼天堂地獄呢?

 

月華禪師並不答話,只叫慧海去河邊提一桶水來。

慧海依言而行,把水提來放在禪師面前。

 

月華禪師告訴慧海:你去看看水桶裡面,也許能夠發現地獄和天堂。

慧海一聽覺得非常奇怪,湊近水桶聚精會神地看著。

月華禪師突然從後面將他的頭壓到水裡面去,慧海痛苦地掙扎著,都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時候,禪師才鬆開手。

 

慧海大口喘息著,氣惱地對禪師說:你安的什麼心?你不知道壓在水桶裡不能呼吸的滋味嗎?簡直像在地獄一樣!

禪師微笑著點點頭,平和地說:現在你不是沒事了嘛,那你現在感覺如何?

太好了!呼吸自由,感覺好像在天堂一樣。

 

禪師莊嚴地開示道: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你就從地獄來到了天堂,為什麼你還不相信天堂和地獄的存在呢?

 

拯救

 

故事是真實的,那時女友還在南方一所著名的大學中文系讀書,授課的老師中有一位五十出頭的風度翩翩的男教授。

教授不僅著作等身學識淵博,而且談吐幽默風趣,經常走到學生們中間和他們談古說今縱論文事,成為班裡女學子們心中的偶像,許多女生甚至主動接近她,希望得到他的指點和提攜。

 

女友也是其中一個。

一天,她約了兩個要好的女同學一快兒去教授家請教幾個問題.穿過一條林蔭小路,來到了教授居住的一座靜謐小院,他們在那青轉灰牆的一棟小樓前停下了腳步。

女友伸出手老正欲敲門,卻發現門是虛掩著的,於是她輕輕地推開,結果看到了令她目瞪口呆的一幕。

 

教授正在屋內,擁吻著一個女孩子,而那個女孩子是他的學生。

看到他們的意外出現,教授的手像觸電一樣一下子猛然鬆開,垂落,臉色霎時變的慘白。

雙方就這麼站著,也許僅僅只有幾秒種的時間,卻像漫漫的一個世紀,空氣死一樣沉寂,聽得見彼此猛烈的心跳和呼吸。

 

我當時的確很震驚,真的,你說我該怎麼辦呢?

講到這裡,女友抬起頭問我。

裝做沒看見迅速走掉,乾脆走上前去委婉的勸說?

報告領導或告訴他的愛人,讓他受到懲罰甚至身敗名裂?這些念頭在我的腦海中迅速一閃而過,教授不是這種人,他也許只是一時糊塗。

 

還沒等我回答,女友又開始說道,語氣緩慢,像是努力回憶當時的情形,教授有一個他所深愛也深愛他的妻子,他的妻子在同城的另一所高校任教,他們有一個活潑可愛的即將大學畢業的女兒,這是一個幸福而完美的家庭。

僅僅幾秒種的猶豫和停頓後,女友坦然的走了進去,站在教授的面前,一臉笑容的說道:教授,我們都是您的學生,你可不能偏心呦,你也吻我一下好嗎?

 

教授馬上清醒過來,他輕輕的擁抱並吻了一下她的額頭,那一刻,她看見教授眼裡有濕潤的東西閃亮。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女友的表情顯得特別的輕鬆愉快,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教授依然擁有一個美好的家庭,他更加勤奮地研究和著述,並取得了極為豐碩的成果。

 

我女友畢業那年,教授曾寄給她一張賀卡,上面只有一句話:我永遠感激你的善良和智慧,是你拯救了我。

2014年2月8日 星期六

港島見聞速記(食得出色)








 

 

1

 

柴灣至跑馬地線,終於遇上新詩電車。

除了我,沒人會看。

我舉機,一個女人跟著我的鏡頭,轉身扭頭,竟仔細看了好一陣子。

 

2

 

跑馬地祥興餐廳,明星藝人常來此聚腳。

牆上滿是明星藝人簽片名。

盧海鵬的簽名,寫得不錯。

牛腩OK

 

3

 

跑馬地還有很多小店可試。

上海弄堂、蓮園甜品、譽滿坊(茶居)、唐寅茶寮。

 

4

 

人民公社,政治禁書專門店。

自由行遊客穿梭不絶。

 

5

 

大坑民聲冰室,寸到餐牌都慳番,只有巨膠牌,叫餐時,擺上枱俾我睇。

鹹蛋黃肉餅非常好吃,豬肉味濃烈至叫人難忘,吹佢唔脹喎又。

此肉餅選用淨瘦肉,所以才能疊成小山,所以豬肉味才濃烈至此地步。

蛋好,豉油更好,是自家調製的。

 

吃完直指享譽港島的炳記奶茶,但未開,初十啟市(當天是初六)。

 

改爬上小甜谷,其明星相片牆頗為壯觀,陣容鼎盛。

甜品味道,中上啦。

 

這一帶,還有至少七、八間食肆要摘日重返再試。

 

6

 

藍屋。

 

樓上以色爭艷。

樓下特色鋪搶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