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突擊死亡塔2》(8.3分)我喜歡!




有好多嘢想講。

先用膚淺D的兩三句來概括:

有十個高手,逐個表演一個打十幾個,而且個個打得精彩。最後,印尼Tony Jaa一個打之前逐一表演過的九個高手。過癮極了。

這部功夫片,不簡單。

它拍出了功夫語言。
李小龍腳踩倒地對手,自己臉上反而露出痛苦表情,這經典的一幕,就是功夫語言。

反派中最好打那條友,就表現了他獨特的功夫語言,非常好。

突擊死亡塔2之二:

由於
變形金剛4的霸道,所有上映中的電影被迫瘦身,拱手讓出大批院線。

因此,
突擊死亡塔2每日慘剩兩三場次,令我首次長征至圓方The Grand Cinema睇戲,坐第二行,睇到我頭暈暈又不捨放棄瞪大眼。


九龍站圓方好大,分金木水火土區。
The Grand Cinema亦夠大,大到可以拍部鬼片,去廁所有遙遠靜寂感。

大,真係夠晒大。
大到對面HMV將在7月隆重開幕(我以為HMV一年前已經清咗盤)。

大到散場時,一點擁擠感也沒有。我假假哋要坐第二行喎,散場時逼都唔逼下,一D香港地少人多精神都冇。
一散入大商場,更加好似人流稀疏咁。
這種散場情況,不合常識。

向來痛恨旺角更甚於西班牙輸15的我,真是太喜歡圓方了。

好,7月去HMV行下,兼睇電影節冇睇的
永生情人(殭屍的詩意故事)。

突擊死亡塔2之三:

好笑的一段。

廿幾人追殺印Jaa(印尼Tony Jaa),俾佢走甩。
卒仔向黑幫大佬報告:大佬,俾佢走甩咗。
飲緊紅酒的大佬:你班廢柴,廿幾人都俾佢走甩?你同我揚出去,邊個捉到佢返黎,我賞.....
卒仔:大佬大佬,條友打緊上黎,話要攞你命。

全場爆笑。

突擊死亡塔2之四:

以下一段既有搞笑成分,也有認真成分。

印尼本土和日本黑幫並立。

印尼黑幫大佬個仔嫌老豆唔交重任俾佢,於是自己勾結外人搞小動作,挑起爭鬥。
大佬因此要向日本黑幫道歉。
回家後怒極,教訓兒子,將兒子打到成面血。
兒子終於回罵:老豆,我睇唔起你。同佢地道歉?你D尊嚴去晒邊?我地本土地盤被日本黑幫霸晒喇,我地連自己國家地盤都守唔住喇。你咁都可以忍架咩?

黑社會的本土悲情哀號。

多年前的港產片,香港本土黑幫也曾哀號:大圈仔蝦到上面喇,搶埋我地地盤喇!仲要忍?


突擊死亡塔2之五:

不愧為三級暴力片。
附近一伙男性後生仔都睇到嘩嘩聲,頻頻發出男性的尖叫。

開頭一場監獄操場泥漿混戰拍得極佳。
連茄喱啡都打得好狼,就知拍得認真,打得到肉,觀感一流。

我覺得打得比Tony Jaa還要好,因為Tony Jaa很講求美感,設計痕跡太重。印Jaa則打得隨意卻又可觀。

不過,印Jaa的身形只是一般,胸肌唔靚兼有點胖態,若論武術家身形之完美,李小龍始終是no.1

突擊死亡塔2之六:

印尼本土黑幫忠實打手剛素被殺一段,拍出了功夫悲壯情懷,這一戰很出色。

一把年紀、披頭散髮的剛素被老大的兒子出賣伏擊,他拼了老命連殺十多人,最後掛著鮮血走在後巷的雪地上,紅白相映,淒涼而悲傷。配樂也動人。

而外面,反派第一高手在等著他。
反派第一高手以神速之技,用小號彎月雙刀割其筋脛,剛素伏跪雪地,鮮血狂湧。
反派第一高手的面靠得很近,以理解卻又殘酷的眼神望著剛素,靜鏡兩秒。

無聲的功夫語言出現了,他彷彿在說:你我都是高手,我明白你此刻的心情。你感覺很淒涼,空有一身武功,卻已到末路,我明我明,你現在很痛,是的,應該是很痛的。你太可憐了,去吧,不要掙扎,上路吧。

那是一種理解卻又非常殘酷的眼神。

雖然,以上幾句我是亂估的,只是打個比喻,但是,這種鏡頭是真的與別不同的。
那是功夫中人的眼神交流,包羅萬有情感。

據說
突擊死亡塔已準備拍第三集。


2014年6月25日 星期三

有驚喜!《中國新詩佳句精選》(趙榮群著)




訂到一本印於1990年的新詩佳句精選,當年定價是2.9元人民幣。

竟有驚喜發現。

書中精選了252位詩人的456條佳句,都是1990年以前的作品,入選的作者包括中港台以及海外華語詩人。例如艾青、北島、顧城、楊煉、夏宇、商禽、黃永玉等等,而更多不太出名甚至完全陌生的作者原來也寫過一些美絕好句。


大多數入選新詩佳句年份頗老,但有很多詩句妙趣不凡,並沒有因歲月飛逝而失色。


1/

她把帶血的頭顱,

放在生命的天平上,

讓所有的苟活者,

都失去了

-----------重量。

(韓瀚)

 

2/

人總要有陰影,不要怕。

它永遠站不起來。

(孔林)

 

3/

七十年

如果不是我不斷撣掃

就是落到身上的灰塵

也能把我埋葬

(孫犁)

 

4/

是生活教會了我思索

别責備我的眉頭--------

(徐敬亞)

 

5/

什麼是痛苦?

說不出的痛苦最痛苦。

(蕭紅)

 

6/

長城

你是中國的一副假牙

秦始皇在上面漱口

孟姜女在下面吐血

(謝輪)

 

7/

在醉漢的眼裡,

世界是圍繞著他轉的

(胡仲仟)

 

8/

天花板像一頁讀膩了的書

(臧克家)

 

9/

在詩人的眼睛裡

苦難也是美的

(曲有源)

 

10/

風昏睡在樹葉上

(馬莉)

 

11/

棲霞山中

片片紅葉都像是易安詞

裁剪了人間事

注滿了長相思

(何停)

 

12/

不敢愛的人還不如一個敢伸手的乞丐。

(紀宇)

 

13/

女人們抓一把瓜子

就能嗑出一捧有滋有味的家常

(王汝梅)

 

14/

一個男兒的瞳仁

能領走一個女人的一生

(張捷)

 

15/

一群粉紅色的故事,

把歌掛在岸邊的木棉樹上。

(畢力格太)

 

16/

人跡不到的地方

才有最乾淨的水

(艾青)

 

17/

微笑

是永不凋謝的花朵

(錢錦方)

18/

往事,像躲在墻角的蛐蛐

小聲而固執地嗚咽著

(舒婷)

19/

夢裡走了許多路

醒來還是在床上

(艾青)

 

20/

沒有沒流過淚的人

沒有沒流過血的人

有的人爲了不流血而流淚

有的人爲了不流淚而流血

(張杰)

2014年6月21日 星期六

你我他她的行走步法考


 


人各有其習慣了的行走步法,平日小心觀察路人行走,甚覺有趣。

忍者的步法是迅速、輕盈,力求避人耳目。

穿和服著木屐的女人,步法細碎急趕,帶有勤快意味。

 

踢拖,這個粵語真是一絕。

個性不知不覺附上拖鞋,踢出的其實是個性秘密。

踢拖行走的男人(女人不一定是),大多有種hea和懶散的氣味,而且是故意用力踢出聲音,以示「我踢我招積我就存在」,趕時間跟在後面的你會好想揼佢一身,然後再去趕自己的時間。
女人踢拖分兩種,一種也有hea和懶散的氣味,另一種則是性感。

 

胖人或土豪的步法姿態大多是大搖大擺的。
有些人走路是行八字的。
有些人走路是手叉褲頭或褲袋的。
有些人走路是搖搖擺擺、就跌就跌咁款,動作很大的。
有大肚腩的人走路是挪動挺進式的。

 

以前有個朋友,女仔,高高瘦瘦,人長得漂亮,但她的步伐竟然很像馬,左腳提高,凌空移前,落下至地面向著自己的方向輕輕撥回,站穩,然後右腳也做同樣的動作。

當時都把我看呆了,如此特別的步法。

難道其前世是馬?


也有一種人,走路儀態萬千(或有型有款),是天生的,當然,這種人不多。

最後,我們該重溫一下
邯鄲學步的典故(轉自網絡):


語出《莊子秋水》。燕國壽陵地方,有個年輕人聽說趙國都城邯鄲人走路的步法非常優美,便去邯鄲學習步法。

到了當地一看,發現邯鄲人走起路來,步履瀟灑好看,姿勢非常優美,外地人皆表讚賞和羨慕。  

燕國年輕人為之着迷,便在邯鄲用心觀看、模仿,並且一步一步的反覆練習。

 

誰知,過了一段時間,他讓別人看他像不像邯鄲人走路,別人說四不像:不像邯鄲人走路,也不像燕國人走路,不像別人,也不像自己。

結果他不但沒有學成邯鄲人走路,竟連原來自己走路的步法,也不記得了,他只得在地上爬行著,回到了燕國壽陵。

 

2014年6月18日 星期三

多年後,終與「蒲桃」相認,以及追憶兩大童年武器




小時候的記憶中,鄉下有一種水果,叫法跟「葡萄」一模一樣,但完全是兩種水果。
我一直沒分清楚它們的寫法。
而在水果市場,不知何解它被淘汰了。
每次我想寫它,都不知該如何寫,這個問題一直沒有解決。
某一天,靈機一觸,心想,會不會是寫作「蒲桃」?
唉,咪就係「蒲桃」咁簡單囉,不想竟被「葡萄」的假動作擾攘了這麼久。

老竇話:可能你冇留意,以前我哋叫「蒲桃」做「蒲桃」,叫「葡萄」做「葡提子」。

可以吃的桃,我一般讀「討」音,所以一直意識不到「蒲桃」這個寫法。

蒲桃又名香果,的確是頗香的。

以前,我們用青竹子製成針筒狀,以蒲桃花錐形花座作子彈,造出逼迫氣體產生強大推動力原理的手槍,互相攻擊。
死不了人,但被擊中也是很痛的。

這種既霸道又帶有民間智慧的手作仔,名叫「逼迫筒」,跟「彈叉」並列為童年時代兩大「兇人」武器。

我的二哥,小時候精力充沛,走南闖北,頗為貪玩,正好,他就是製造以上兩種武器的高手。
挑選竹子、製作技巧都是要講天賦的,太乖的人是造不出來的。

彈叉之叉,須爬遍百樹,搜尋天然奇叉,揮刀斬下,再精心雕琢,橡筋大小長短要適度,彈力要強。
得一奇叉,猶佩私人武器。
實現「叉不離身」的武俠境界。一旦被人伏擊打劫,也可即時還以顏色。
當然,射鳥才是彈叉的首要功用。


你知道射鳥的最高技巧是什麼嗎?

用硬紙團,以陰力,把鳥射下來,而鳥不死。
「射隻雀落嚟養吓先。」是彈叉射鳥的最高境界。

2014年6月12日 星期四

又來兩個奇夢





(一)夢中空我

2014
224日,825分。
我尚未起床,在八分睡夢、二分清醒中,終於體驗了一次疑似靈魂出竅的感覺。

重點在那二分清醒,令這個夢添上實驗的色彩。

夢中的我感覺全身輕飄飄,呈空我狀態。
但意識清醒,當時我要求自己驗證這現象。

環境是間位處高層而又陌生的餐廳,有海景,有吊機在海邊運作,有海鷗在滑飛。
不見其他人,我感覺自己在椅上已睡著了。
然後,慢慢地,另一個我飄起了。

椅上的我睡著了,為何還看到周圍環境?
環境不是高清的,有點矇,因為我是睡著的,我的意識叫我透視眼皮觀察環境。
平日,我訓練過,閉上眼睛之後,只要我願意,我可隨著黑暗中的明暗差異重組成不同的畫面或動畫。
故此,發現自己飄動之後,我的視力是透視眼皮的,是意識之眼,不是睁開之眼。

必須要形容一下,共有三個我:床上的我,夢中睡著的我,飄動的我。

睡在椅上的我一直是合上眼的。飄動的我卻是用力瞪大眼睛看,因為那是透視眼皮的狀態。
我飄動,很興奮,也有點不習慣,需要練習控制力度。
必須說明,我之飄動,是用意識控制的,否則就是整個輕飄飄地懸著,風吹即動。
身後傳來清脆的笑聲,我急著回身察看笑聲何來,但須練習以意念轉動角度和飄行速度。
有進展,但緩慢。

應該這樣說,椅上的我聽到笑聲,但睡著不能動,於是指派意識的我在肉體毋須轉身的情況下,自行轉飄飛之身去查看。

由於現實的我無法做到,所以在夢中出現了這個實驗。
差一點就成功了。
在飄動的我即將成功轉過來之前,我就醒了。
醒的時候,飄動的我,直接和床上的我接合,而不是回到椅上的我。


那種飄動的感覺,我至今牢記,對我的空我道理論很有啟發性,並且十分享受。
期待類似的下一次。


(二)生命幻現論

 

2014226日,晚上。

天空變色,大地搖動之後,只見白茫茫一片,天地一色相連。

一個神(貌似摩根菲曼,電影迷會明白的)出現了,對我說:怎麼樣?之前你生活所見的人間,萬事萬物,皆是我替你安排的,你以前的生活都是夢境而已。眞實世界裡,只有我和你。

我問:那麼,我們是從何而來的?

神又說:我們是宇宙一些變化中幻生出來的。其實我和你同樣都是不真實的。時候到了,效果消失,我們也會消失。不過,可能又有另一些宇宙幻象產生。

我衝口而出:生命幻現?
神說:你可以這樣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