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7月31日 星期四

塗手塗鴉,牆上筆畫怒開花



台灣有畢恆達的塗鴉---鬼飛踢
香港也有鄺穎萱主編的塗鴉,和張讚國、高從霖著的塗鴉香港
(內地有孟瑾、方二合寫的塗鴉,已訂購)

台灣那本寫的是塗鴉史和世界各地塗鴉作品,專業、全面、好看,圖片更是罕美非常,值得珍藏。
鄺穎萱主編的塗鴉主要研究香港的塗鴉,有親切感。

今次談這本。

以新聞的角度回想過往的塗鴉歷史,有些事件,很多人都應該知道和記得。

2009
年,法國街頭藝術家Zevs在中環遮打大廈Giorgio Armani店外牆塗上「溶解中的Chanel」商標。事後被控刑事毀壞,又索償六百萬清理外牆費用,事件最後勞動到法國文化部長致函香港法院求情,轟動一時。

上網查了查結果,Zevs被判入獄兩星期,緩刑兩年。至於向他追討數百萬清潔費,不知結局如何。

2011
4月,塗鴉少女的作品「誰害怕艾未未?」,被推上報紙頭條,在香港掀起一場街頭藝術運動。

但是,書中訪問亞洲塗鴉雜誌invasian founder Stan,他認為,那其實不是塗鴉,那可以是stencil可以是街頭藝術,但決不是塗鴉。

Stan
說,塗鴉最基本的方式都是以簽名為主,目的就是要讓人知道。塗鴉一定是以文字和簽名為主。塗鴉目的是要表達自己,讓別人看到自己。

MC仁提起一件往事,肥佬黎曾找他開會,說副刊想增加爆炸性內容,想找他每週塗鴉一幅。

MC仁回覆,他的第一件作品想噴將軍澳《》蘋果日報《》的鐵閘,結果最後不了了之。

哈哈哈,肥佬黎找你噴外,不是噴內。
壹傳媒鐵閘是所有搏殺員工的守護閘,怎能讓你噴?

我突然想到,該如何用中文稱呼塗鴉的人呢?

塗鴉人?塗鴉達人?塗鴉客?
塗鴉狂徒?塗鴉使者?
塗手?

好,我喜歡「塗手」這稱號,以後就用這稱號來形容塗鴉的人。

當今最有影響力的塗手,有法國的JRBLU英國的Banksy,美國的Mark Jenskins Shepard Fairey


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會說話的香港「塗」牆


 

 

塗鴉--鬼飛踢(畢恆達著)一書中,以男女廁的塗鴉分析男女在廁所中塗鴉的風格差別。
女廁塗鴉經常現出溫馨、支持與鼓勵的氛圍。
男廁塗鴉則不外乎政治與性,語氣往往挑釁。

塗鴉,源出唐代詩人盧仝的示添丁,最後兩句是:忽來案上翻墨汁,塗抹詩書如老鴉。

塗鴉--鬼飛踢書中說,最有名的塗鴉是孫悟空在如來佛祖的掌心(按:手指上?)寫了八個大字:齊天大聖,到此一遊。

我則想起武松血濺鴛鴦樓後,在牆上寫道:殺人者,武松。
型味四射。

塗鴉,Graffiti,有人譯作鬼飛踢。

我喜歡看街頭塗鴉,但那些美術字塗鴉,我看膩了。
我想看有意思的「塗畫」,畫功細膩自然是好,但有些不着重畫功,以內容打動人眼的「塗畫」,我覺得更親切動人。
以笨拙的畫功繪出奇趣意念,也是很好的塗鴉作品。

塗鴉:會說話的牆。
這句形容得真好。

紐約中央公園,地上有不少粉筆塗鴉,「為何空虛的感覺佔據如此龐大的空間」等等句子,此乃粉筆詩人De La Vega的手筆,這已成為紐約中央公園一道風景。
我想,中文的一句詩,最適合這種塗鴉。

紐約地下鐵塗鴉最嚴格的定義:是字母的藝術(圖像只能是背景)、在非法的地方塗鴉、使用偷來的顏料(不參與資本體制的運作)。

你是否支持非法塗鴉?
這問題很難回答,因為句中塗鴉之前有非法兩字。
非法,乍看之下當然不好。
但是非法,又是塗鴉最原始的精神本質。那是一種反抗強權的藝術行為,面對惡法,不得不非法。
而合法塗鴉,只是塗鴉的一支,不直接等於塗鴉。
於是,我唯有回答:出色的非法塗鴉,酌情處理,難看的非法塗鴉,禁止,並且追罰。
如何界定是否出色?

這個問題,比上一個問題更難回答呀。
那就交給評審團投票吧。

我也正在累積一個攝影專題的照片:香港「塗」牆

現成的照片,有一張:

在宏偉亮麗的時代廣場對面,就有一幅殘敗「塗」牆。
殘破得很有型。

2014年7月23日 星期三

和歌與俳句,驚見牡丹崩


 


和歌和俳句都是日本的古典短詩。
和歌是「五七五七七」共531音節。
俳句是「五七五」共317音節。
當然,這是以日文為準。

日本詩史上有「俳諧三祖」:山崎宗鑒、荒木田守武、松永貞德。

著名詩人則有松尾芭蕉、與謝蕪村、小林一茶、正岡子規。

偶然發現,有些日本俳句詩人的名字,本身就給人驚喜,一新耳目。
著名詩人小林一茶,頗有茶禪之風。
池西言水,難道是在言水之上善?
內藤鳴雪,鳴雪,何其動人。
村上鬼城,我不入,誰入?
中塚一碧樓,把酒共消愁。
松尾芭蕉,牛頭牡丹。
立花北枝,花立北枝,妙。
河東碧梧桐,河西綠菩提。
田上菊舍,何不煮茶談玄?
向井去來,歸去來辭。
江左尚白,江右已黑?

1/欲問宗鑒何處去,答因俗務他界行。(山崎宗鑒)
2/河岸似前額,青柳寫雙眉。(荒木田守武)
3/喉頭痰一斗,瓜汁難解憂。(正岡子規)
4/我園梅花亂飄落,猶如天上流雪來。(大伴旅人)

5/少女如嫩草,溫柔任君挑。(柿本人麻吕)

6/今日莫燒春日野,我與妻藏青草中。(佚名)

7/此命能斷由它斷,勝似偷戀忍折磨。(式子內親王)

8/為戀櫻花與秋月,來生依然做女流。(山川登美子)

9/心隨雲去靜謐日,遠樹悠然掛白雲。(尾上柴舟)

10/身坐輪椅談宇宙。(那須宏生)

11/流燈漂漂去,一盞突逆行。(飯田蛇笏)

12/流連春水暖,老鶴忘飛天。(飯田蛇笏)

13/秋風無不帶恨吹。(後鳥乳上皇)

14/一片火海中,驚見牡丹崩。(加藤楸邨)

15/落櫻風捲雪,巫女聽搖滾。(齋藤冬吉)

16/看是落花返枝頭,原來是蝴蝶。(荒木田守武

17/銀魚自在游,仿若水色動。(小西來山)

18/春雨落一滴,樹芽脹一絲。(有井諸九)

19/不見方三日,世上滿櫻花。(大島蓼太)

20/日光穿透睡蝴蝶。(高桑闌更)


2014年7月18日 星期五

在方所書店買冷門詩集《墨西哥詩選》






(方所書店:廣州天河太古匯商場地鐵上層MU35號)

 

7月號號外的書店專題是今年至目前為止最好的一次。
這才叫專題呀!

專題以書迷的角度,集合多人之力,深情書寫中港台的出格書店,選店夠精,論文詳盡。

以這種規模做樂隊專題、詩人專題,那該多好。

其中有個小故事,說一詩人到小書店買書,問:聽說詩人在此買書,會有折扣,是嗎?

店員點頭:是呀,你是?
詩人回答:我是夏宇。

書店前後左右為之轟動。
店員給以最低的入貨價。
這是一則佳話。

詩人樸素,縱然已得大名,但夏宇買書依然尋求應得的折頭,我認為這是一種詩人的浪漫。

 

其中的方所書店,我去過。

方所典出南朝梁代文學家蕭統的「定是常住,便成方所」。
欲為懂得創意文化生活的所有人,打造一個內在渴望歸屬的地方。

這裡賣簡繁書籍、英文書籍,賣時尚衣服(包括自家品牌)、精美盤栽,還有生活美學區域和咖啡區域。

地方大而有格調。

最重要的一點是:請來台灣和內地專家,嚴選有品味的好書。

方所裡除了有主流好書之外,還搜來很多另類冷門好書。

我買的書,其中一本是墨西哥詩選(趙振江 段繼承譯)。


頭牌詩人是修女胡安娜。伊內斯。德。拉。克魯斯,被譽為「第十位繆斯」,地位崇高。
因不滿貴族的糾纏而進了修道院,潛心鑽研科學及創作詩歌,因而人們總在她名字前冠以修女二字。
她的詩句用字精準,思想很有深度。

 

最謹慎的女子
也難得好名聲,
順從,楊花水性,
拒絕,冷酷無情。

 

以上幾句相當前衛到肉。

罪過的確是痛苦,
而痛苦並不是罪過。


如此詩中警句,深刻。

 

薩爾瓦多。諾沃的句子優美動人。

 

那棵樹在淒涼古老的楊樹林中冥想,
藍色的雲朵在那裡顯露出憂傷,
玫瑰向打盹兒的微風垂下了頭顱,
我給你帶來自己的哭泣和愁腸。
托馬斯。塞戈維亞以下兩句哲理妙趣。

 

我不是我說的那個人
我是你說的那個人


何塞。埃米利奧。帕切科的超短詩令我拍案叫絕。

 

相遇

我在一處時間的街角遇見過自己。
我不予理睬,
報復自己對自己一切的粗暴行為。
我揚長而去留下自己自言自語
----
自然少不了強烈的怨氣


妙句摘:

1/

最謹慎的女子
也難得好名聲,
順從,楊花水性,
拒絕,冷酷無情。
(修女胡安娜。伊內斯。德。拉。克魯斯)


2/
我只願意在真理的追求中
消磨人生的空虛
而不願在空虛中消磨人生。
(修女胡安娜。伊內斯。德。拉。克魯斯)


3/
在黑暗的朦朧中
思維模糊不清;
既然理智失去了眼睛,
誰還能給我光明?
(修女胡安娜。伊內斯。德。拉。克魯斯)


4/
罪過的確是痛苦,
而痛苦並不是罪過。
(修女胡安娜。伊內斯。德。拉。克魯斯)


5/
上帝清楚,
這是我最美的夢境,
祂一看到我出生
就用親吻將我沐浴!
(曼努埃爾。阿古尼亞)


6/
上帝叫激流的水:奔騰,
叫岸邊的百合:飄香!
(薩爾瓦多。迪亞斯。米龍)


7/
我,像雄獅去搏鬥,
你像鴿子回到巢房!
(薩爾瓦多。迪亞斯。米龍)


8/
在痛苦和狂怒中
歌唱顯得幽默、妙趣橫生;
那是金錢豹身上的絲綢,
淚珠上的彩虹。
(薩爾瓦多。迪亞斯。米龍)


9/
這都是昔日愛情枯萎的遺物,
每朵花上都有著無窮的遐想!
(路易斯。貢薩加。烏爾比納)


10/
有一泓清水
將靈魂洗亮。
(海梅。托雷斯。波德特)


11/
本想假裝愛你,
誰知已成了真情!
(哈維爾。比利亞烏魯蒂亞)


12/
那棵樹在淒涼古老的楊樹林中冥想,
藍色的雲朵在那裡顯露出憂傷,
玫瑰向打盹兒的微風垂下了頭顱,
我給你帶來自己的哭泣和愁腸。
(薩爾瓦多。諾沃)


13/
我的生活
像一個沉默的湖泊。
(薩爾瓦多。諾沃)


14/
兩個面對面的身軀
有時是兩個波浪,
而黑夜是海洋。
(奧克塔維奧。帕斯)


15/
有一位姑娘,像苗條、
淒涼的柏樹,不斷地成長。
(兩條辮子在身後延伸,
像孿生的守護天使一樣。
她的雙手從來不做別的事情,
只負責關窗。)
(羅薩里奧。卡斯特亞諾斯)


16/
我不是我說的那個人
我是你說的那個人
(托馬斯。塞戈維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