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月31日 星期六

竟然,九成人認為《一步之遙》是爛片?我震驚了!(內有喪心病狂的劇透,慎入)




告四萬萬影迷書:

對於一步之遙,我嘗試尋求相類經驗----

觀看電影前,激戰了一場乒乓球,我有點累,所以在半睡朦朧狀態下看前段的花國大總統選舉。
關於花國大總統選舉,我曾看過民國的有關書籍,大概了解。

到了姜文和舒淇瘋狂駕駛,妙喻左眼和右眼的戀愛那段開始,我醒了,正式入戲,是,是作為觀眾的我,正式入戲了。
我已適應此戲和姜文導演的魔幻節奏了,此節奏一旦適應,之後的劇情推進,令我無限期待,只要它一氣貫之,無論劇情如何變化,我都會喜歡的。
這種感覺,前所未有,而且並不虛無,非常實在。
此戲是好是壞,還用再說嗎?

愈往後,我看得愈興奮。

姜文說這部電影是他的最佳作品,然而,網上的如潮劣評,恍如震動九霄的文字噓聲。
我倒認為姜文並沒有為谷票房而說謊,電影好不好,見仁見智,但他至少沒說謊。
這部電影,濃縮了姜文的世界電影觀,這部電影,是姜文拍給電影世界和世界電影的嘔心瀝血之作。
而竟然,九成人認為這部電影不知所謂?我真的感到很奇怪。
記得首映時,有人說一步之遙比周董的天台更難看,有冇搞錯?兩片境界,根本是雲泥之別。

更加贈興的是,只有二三十觀眾的戲院裡,一個少女,拋下一句「不知所謂」,嬌叱著連踢帶打其男友,中途離場。

此戲一開始,就說了:
To be or not to be


這是莎士比亞的名言。

馬走日(姜文飾)說:完顏(舒淇飾)因我而死,我願意受刑,但這跟我主動殺死完顏,是兩碼事,不可以說我殺死完顏。我無法接受。

馬走日情願死,也不想被冤解。
只有喜歡拍攝的武六(周韻飾,隱喻真實歷史攝錄者)相信他,但力量太小,難抗大潮流。
大潮流是,事件已被渲染得人人都覺得馬走日該死。
馬走日必須死,那個指鹿為馬的世道容不下他。
這就是電影主題。
大膽之至,叛逆之極。

而寶馬行空、親吻月球的魔幻影像,也相當可觀。

演員方面,我覺得演得最好的是飾演王天王的王志文。

戲中戲黑白片,則非常精采,幾乎勝過彩色正片。

很多經典電影、名著的身影都擦身而過,後段的大帥娶妻舞會,一個鏡頭中的賓客好像是魯迅,不知有否看錯。
結尾的風車場景,自然是唐吉訶德的地盤了。
以唐吉訶德精神,迎接不妥協的結局:死亡。

兩主角名馬走日、項(象)飛田是象棋術語。
一步之遙,可比作生與死的距離,只有一步,可以很近,也可以很遠,視乎你會否妥協。

戲中對白有不少精句,每個角色都說得又快又急,近乎rap的速度,那是故意造出的風格。
或許是想吸引觀眾不止看一次吧。(但這一點似乎計算錯誤,這不是大眾口味的電影)
如此環境,找人替舒淇配音,是常識吧。

其中一句對白是:

(潛台詞:按照上頭的劇本)老老實實做人,認認真真演戲。

戲中的姜文,就因為不認同劇本而無法演下去。

姜文,還是那個該死的姜文。

2015年1月30日 星期五

精選26種死法的《死囧樣》。特技可觀的《寄生獸》。大戰可觀的《戰神:海格力斯》

 
 

 
 

 

《死囧樣》

 

內地好像有個譯名叫《1000種死法》,這張碟則精選了26種,每個故事僅數分鐘,由不同導演執導。
有些故事過於簡單,但有很多拍得不俗。


有一種叫咬狗死,是講人狗搏擊,拍得很逼真,畫面動感則如MV。狗的動作神情皆像人,圍觀者瘋狂叫囂,其中一個是三歲小孩(哈)。
狗勝出,人被咬後附上狗性,與狗一齊怒睥圍觀者,圍觀者大驚......數分鐘的故事,不簡單呀!

有一種是切腹死,一日本人正在切腹,旁邊立一武士,倘若切腹者一時間死不去,武士會斬其首,免他持續痛苦。
但這武士很緊張,滿頭大汗,更出現幻覺----切腹者太痛,致五官不斷變形,武士看得直標冷汗,不知所措,場面既搞笑又恐怖,也悲慘。
最後,武士一咬牙,揮刀劈下,靜-----然後偷看,只見切腹者身首異處,面容獨特而滑稽,本來直標冷汗的武士竟忍不住,在這一刻,笑咗。
數分鐘內,很多細節可以回味,不俗。


有一個題為「馬桶」,人物道具由黏土黏成,很是生動,僅憑此已經頗有看頭了,然後,還拍成卡通,太有趣了,然後,更拍出強勁的電影感。豈能不讚?不嘆?


又有一個題為「出土」,怪物被人類追殺,但畫面看不到怪物,只見到牧師對著鏡頭驅邪,而手拿鏟錘的人就不斷對著鏡頭喪打,打了很久,血肉橫飛,怪物倒下,眼珠被扯出,終於看到怪物的身軀,但此刻才驚覺,之前的鏡頭,其實就是此怪物的眼珠呀!妙。

還有拍得抽象化的、詩意化的、科幻的、卡通搞笑的、意識超大膽的,頗開眼界,但非人人可以接受,慎看!

 

寄生獸

日本人精於玩「小」,電影的特技明明很厲害,但日本人不會像歐美人拍成巨製。他們不在乎巨,不在乎大。
以小見大,一向是日本人的最最強項。

寄生獸借用人類身體,戲外,可想之為人的靈魂。
外表和軀殼,真的不是最重要的。
道理因此一想,清楚玲瓏。

中段略有悶場。

有一幕,極佳。
寄生獸入侵政界,競選議員成功,支持者們歡呼拍掌。
議員助手也是寄生獸附體,他瘋狂拍掌,拍掌的力度很猛,但面容僵硬,毫無表情,是一種冷冰冰的極度興奮狀態。
這一幕,太好了。
這個咖喱啡,值得拿2個飯盒。

結尾,提示觀眾:仲有好嘢,咪走住。
結果坐定定看了六七分鐘幕後製作名單,最後的「好嘢」就是數十秒的下集預告。
一念驟生,好彩魔戒不是如此安排,因為魔戒的幕後製作名單run咗接近半粒鐘呀大佬。

下集預告精采,我斷言下集必定比上集更好看。
而且,我最喜歡的現役日本男演員淺野忠信,將會型爆加入。

好奇一提半問,幕後製作名單上,日本人的名字,九成七用了中文字。真有趣。
通日文的日本通朋友可否告訴我,日本人用日文字和中文字寫自己的名字,兩者在心態上有什麼分別?



《戰神:海格力斯》

大隻佬Rockshow肌肉之力作。
我沒在意它的故事,主要看戰爭場面。


《戰狼300》、《魔戒》等等大片的大型戰爭場面,總看不膩,只要夠大型,拍得可觀,就喜歡一看再看。畢竟,我們是原始人的後裔(這句話我自己都覺得怪怪哋)。


本片的戰爭場面都幾好睇。雖然都是正義一方無論如何危險都會贏,但片中那些只露出眼睛的鎧甲戰將,對我個人來說,有特別意義。


童年時,有些影像,入心入肺,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例如三K黨的白色尖帽,簡單是我的童年噩夢商標。

現在不怕,但童年的那股「怕味」永遠擦不掉,深印腦海。

只露出眼睛的鎧甲戰將是另一深刻記憶,那是西方古代御林軍的冷冰冰icon,以前的電影中也出現過,但這一部的最切合我遙遠記憶中的味道。

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

奇趣噴飯十八圖(7)



















文字9大簋(我有全套《我愛搖滾樂》。蕭若元批李超人家族没落等9段)


 

 

1/

尚有一個龐大工程,未完成,那就是要重看全套《我愛搖滾樂》雜誌,精選記錄其中一些精彩內容。
數年前,目中無建制、內容出位的《我愛搖滾樂》被停刊,令我失落了好一陣子。
《我愛搖滾樂》的音樂文章和推介歌碟,都是令人激賞的,再加上異常大膽破格的另類題材專題(裸照也敢刊登)及網絡搞笑精選,實在找不出另一本音樂雜誌能與之並論。
準備重看全套雜誌,我此刻依然激動。
重看後,嘗試「超高價」拍賣全套雜誌。


 

2/

15-17世紀,歐洲發起殘忍的獵巫行動。
有時候,人們竟將有嫌疑的人手腳都綁起來扔到水裡,看她們是否會被淹死,倘若淹不死,就是女巫。

 

3/

《中國好歌曲》之漏洞


a/舊歌也可以入圍。
有些歌曲,我已經熟至能唱,卻成為參賽歌。有什麼意思?
而那些作品,基本上早已受到肯定,現場導師若不欣賞,就是導師的無知了。


b/現役或知名歌手可以參賽。
有些參賽者的音樂修為和水平比導師還要高,究竟是誰指導誰呀大佬?


4/

我對攝影的態度

我心想攝,就攝。
攝成後,不分享也沒所謂。
因為,當我攝下想攝的,它就是我思想需要的養分。

 

5/

幾句新想的對聯

 

黃忠舂鐘中
管管管館官


黃忠舂鐘中
李怡擬異議

華娃話蛙嘩
風封峰蜂瘋
楊陽嚷癢佯讓羊


 

6/

諧音港鐵站:


堅離地城
敢上路
條頸靚
貸股
石夾尾
鰂魚衝上水


 

7/

忽發奇想:
古代和現代都在發生中,每一秒都是既靜止又流動的。(唉,很難解釋)
古代未死,仍在循環發生,我們就是他們的未來人。
打個比方,我在101246秒笑了一下,「這一下笑」將會永恒、不斷地重演,只是當時「這一下笑」那個我因不斷向前而不知道而已。
概念略似「飛矢不動」,無數個我在流動(生活、成長),有沒有可能我走回十歲某一秒那個我的時空呢?(從精神意志上,例如回想十歲某一秒時,以「現在」的我強行進佔「十歲某一秒」的我的腦海,並且堅決不再回來。)
近乎黐線的念頭,卻也過癮。


8/

伊斯蘭國殺害日本人質事件,陶才子曾說日本人價值不同別國,面對國際恐怖分子,哪有不同?

日本政府不可能付錢,原因有二,一,世界各大國不同意付錢贖人行徑,日本難以一意孤行。二,你付了錢,但對方若還藏有十個日本人,問你點算?

所以,日本政府只有一種選擇,表面盡力營救,其實是捱過時間,等伊斯蘭國下手,就「無法再救」了。
是的,確是非常淒涼的一種無奈。
國民深入險境,責任自負,日本政府如此想,但不可以說出口。

伊斯蘭國是損人不利己,他們視殺人為閒事。即使收不到錢,自己沒所謂,卻又要你政府無端承擔漠視國民生命的惡名。損人不利己。

當各國都被欺負透了,就會舉腳贊成美國出兵,替天行道。

戰爭就此「育成」。


9/

蕭若元認為二三十年後,李超人家族一切將灰飛湮滅,因為李超人最近幾年以二千億狂掃的歐洲業務(包括水務、電訊等),全是垃圾業務,精於玩地產的超人如此胡亂投資法,必「屎」無疑。
蕭生語氣激動,以「肯肯定」的語氣預言李氏王國將全面崩潰。

我不太同意。
李超人和精明的華人都知道,李氏第二代的能力遠遜於其老豆,超人年事漸高,李氏王國的危機亦漸大。
習大大新權不再買超級富豪的賬,其姿態宣告:天下須知,須記,「權」遠比「財」大,OK?逆意者好自為之。
超人知道大勢已逆,不得已轉資歐洲,以保子孫安樂。

或許,超人掃的歐洲貨是垃圾,但蕭生忘記一件事,投資是可以變化的,在往後的十年八年,超人仍然有不斷轉換投資的可能性,如今掃的貨只為在歐洲立足,滲入基層。第二步,再掃精明貨也不遲。(重點是第二步,也必須是第二步,投資內地失敗的經驗令超人不得不逐步來做,一步登天的投資會觸動當地權貴的神經。)
我認為超人是這樣想的。
李超人是愈老愈糊塗?還是愈老愈精明?
我傾向相信後者。

李氏王國,不會在數十年內灰飛湮滅,只是,會逐漸疏遠華人世界。

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驚浪奔雷燦然刺激蠱惑豪情的香港漫畫史

 
 



港漫回憶錄(施仁毅、龍俊榮編)訪問了馬榮成、黃玉郎、上官小寶、劉定堅、邱福龍、祁文傑等十多個香港漫畫家,述說港漫歷史。

書中有些內容頗為勁爆,上官小寶就非常大膽地直說當年與黃玉郎的恩怨。

當年李小龍電影大紅,上官小寶就乘勢推出了本李小龍漫畫,黃玉郎卻出陰招,翻印其漫畫,兜亂內容,然後推出市面,結果買到錯版的讀者媽聲四起。上官小寶反擊,以同樣手法翻印黃玉郎的小流氓,黃玉郎遂約上官小寶講數,定下河水井水兩不犯的規條。

 

港漫史上有著名的三劍俠,張萬有、毛名威、祁文傑。(後期又有新三劍俠,馬榮成、李志清、馮志明)
其中的張萬有,馬榮成如此形容:像張萬有那樣作品獲得一百分滿分的,簡直是神一般的級數。

港漫與電影掛鈎,拍出《古惑仔》系列一役,不但震動香港,成為超級經典,令電影業振興,連古惑仔也臉上有光,這真是香港的非一般特色。

而今,神秘的古惑仔文化,更深入神州大陸無數的邊城小鎮,繼續如神話般迷人耳目。

今期《壹仔》(1298期),專題訪問志雄哥,志雄哥已北上,威風八面,受各方土豪追捧,財源滾滾來。
志雄哥更大大聲說:「古惑仔的叫法,其實是我發明的。」

豈只土豪追捧?
內地著名女詩人巫昂曾對我說:「如果我到香港,你帶我去看看古惑仔。」
我登時呆住了。
原來,連內地的文化界,也對香港的古惑仔文化,充滿了好奇。

去北京,看長城。
去四川,看熊貓。
去澳門,看賭場。
去香港,看古惑仔。

《港漫回憶錄》讓人看到,香港的漫畫世界,也是一個江湖,也曾有忽明忽暗的瘋狂血戰。
只是,彼此爭奪的地盤是漫畫品牌和銷量。

一九八二年,黃玉郎一統畫壇。
上官小寶替黃玉郎打工,純粹畫畫,收入很高,不亦樂乎。
祁文傑也入了黃玉郎旗下,黃對祁說:「其他人的事你都要管,除了上官小寶。」
可見上官小寶之超凡地位。


黃玉郎一統畫壇,公司也上市了,可謂巴閉。
可惜他沉迷股市,又遇上「八七股災」,虧損數億兼涉官司,旗下主筆們開始有異心,「玉郎」王國步入瓦解。

一九九三年,黃玉郎出獄,以「玉皇朝」東山再起。憑《天子傳奇》,在市場上搶回一席位。

祁文傑說,行業中出現過的「兵器潮」,說得好聽點是「迴光反照」,說得難聽點是「垂死掙扎」。衍生產品愈多,愈是行業不好的徵兆。

我並不沉迷港漫,但也曾因這些兵器而「順便」買漫畫。原來這是漫畫在垂死掙扎。

電影《風雲》和《古惑仔》雖然大賣,但原來對漫畫本身的銷量影響都不大,極其量只是多點人知道這本漫畫。


後期的漫畫猛人馬榮成、祁文傑、牛佬、邱福龍,全是出自玉郎旗下。
黃玉郎名下有三大作品,《龍虎門》、《醉拳》、《如來神掌》。
後起之秀馬榮成,創作了《中華英雄》,橫空出世,銷量攀上匪夷所思的20萬本。


讀者為何如此沉迷武俠漫畫呢?那些驚世招式如虎嘯神州、龍跨千山,其實是不懂繪畫的劉定堅擺出姿勢,然後由馬榮成畫出來。
想起這畫面就想笑。
然而,捧著漫畫書時,讀者就是被精緻無比的港式武俠畫像吸引住,引發無限幻想,迷入江湖。


藝術作品之珍貴,就在於能激揚人們的思維想像,感覺猶如突入一個美麗的異度世界。



書中列出的香港經典漫畫:


《小流氓》(1971
《李小龍》(1971
《壽星仔》(1974
73漫畫》(1974
《臭香港》(1974
《龍虎門》(1975
《生報》(1975
《喜報》(1975
《金漫畫》(1977
《金報》(1977
《青報》(1978
《風流》(1978
《中華英雄》(1980
《醉拳》(1981
《如來神掌》(1982
《迷離世界》(1983
《怪異集》(1983
《玉郎漫畫》(1984
《鬼書皇》(1987
《刀劍笑》(1988
《天下畫集》(1989
《超神Z》(1991
《古惑仔》(1992
《龍神》(1992
《黑豹列傳》(1992
《百分百感覺》(1992
《天子傳奇》(1993
《海虎》(1994
《龍虎五世》(1997
《神兵玄奇》(1999

為什麼沒有《老夫子》?
因為《老夫子》沒有江湖味,所以剔出港漫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