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月31日 星期六

竟然,九成人認為《一步之遙》是爛片?我震驚了!(內有喪心病狂的劇透,慎入)




告四萬萬影迷書:

對於一步之遙,我嘗試尋求相類經驗----

觀看電影前,激戰了一場乒乓球,我有點累,所以在半睡朦朧狀態下看前段的花國大總統選舉。
關於花國大總統選舉,我曾看過民國的有關書籍,大概了解。

到了姜文和舒淇瘋狂駕駛,妙喻左眼和右眼的戀愛那段開始,我醒了,正式入戲,是,是作為觀眾的我,正式入戲了。
我已適應此戲和姜文導演的魔幻節奏了,此節奏一旦適應,之後的劇情推進,令我無限期待,只要它一氣貫之,無論劇情如何變化,我都會喜歡的。
這種感覺,前所未有,而且並不虛無,非常實在。
此戲是好是壞,還用再說嗎?

愈往後,我看得愈興奮。

姜文說這部電影是他的最佳作品,然而,網上的如潮劣評,恍如震動九霄的文字噓聲。
我倒認為姜文並沒有為谷票房而說謊,電影好不好,見仁見智,但他至少沒說謊。
這部電影,濃縮了姜文的世界電影觀,這部電影,是姜文拍給電影世界和世界電影的嘔心瀝血之作。
而竟然,九成人認為這部電影不知所謂?我真的感到很奇怪。
記得首映時,有人說一步之遙比周董的天台更難看,有冇搞錯?兩片境界,根本是雲泥之別。

更加贈興的是,只有二三十觀眾的戲院裡,一個少女,拋下一句「不知所謂」,嬌叱著連踢帶打其男友,中途離場。

此戲一開始,就說了:
To be or not to be


這是莎士比亞的名言。

馬走日(姜文飾)說:完顏(舒淇飾)因我而死,我願意受刑,但這跟我主動殺死完顏,是兩碼事,不可以說我殺死完顏。我無法接受。

馬走日情願死,也不想被冤解。
只有喜歡拍攝的武六(周韻飾,隱喻真實歷史攝錄者)相信他,但力量太小,難抗大潮流。
大潮流是,事件已被渲染得人人都覺得馬走日該死。
馬走日必須死,那個指鹿為馬的世道容不下他。
這就是電影主題。
大膽之至,叛逆之極。

而寶馬行空、親吻月球的魔幻影像,也相當可觀。

演員方面,我覺得演得最好的是飾演王天王的王志文。

戲中戲黑白片,則非常精采,幾乎勝過彩色正片。

很多經典電影、名著的身影都擦身而過,後段的大帥娶妻舞會,一個鏡頭中的賓客好像是魯迅,不知有否看錯。
結尾的風車場景,自然是唐吉訶德的地盤了。
以唐吉訶德精神,迎接不妥協的結局:死亡。

兩主角名馬走日、項(象)飛田是象棋術語。
一步之遙,可比作生與死的距離,只有一步,可以很近,也可以很遠,視乎你會否妥協。

戲中對白有不少精句,每個角色都說得又快又急,近乎rap的速度,那是故意造出的風格。
或許是想吸引觀眾不止看一次吧。(但這一點似乎計算錯誤,這不是大眾口味的電影)
如此環境,找人替舒淇配音,是常識吧。

其中一句對白是:

(潛台詞:按照上頭的劇本)老老實實做人,認認真真演戲。

戲中的姜文,就因為不認同劇本而無法演下去。

姜文,還是那個該死的姜文。

2015年1月30日 星期五

精選26種死法的《死囧樣》。特技可觀的《寄生獸》。大戰可觀的《戰神:海格力斯》

 
 

 
 

 

《死囧樣》

 

內地好像有個譯名叫《1000種死法》,這張碟則精選了26種,每個故事僅數分鐘,由不同導演執導。
有些故事過於簡單,但有很多拍得不俗。


有一種叫咬狗死,是講人狗搏擊,拍得很逼真,畫面動感則如MV。狗的動作神情皆像人,圍觀者瘋狂叫囂,其中一個是三歲小孩(哈)。
狗勝出,人被咬後附上狗性,與狗一齊怒睥圍觀者,圍觀者大驚......數分鐘的故事,不簡單呀!

有一種是切腹死,一日本人正在切腹,旁邊立一武士,倘若切腹者一時間死不去,武士會斬其首,免他持續痛苦。
但這武士很緊張,滿頭大汗,更出現幻覺----切腹者太痛,致五官不斷變形,武士看得直標冷汗,不知所措,場面既搞笑又恐怖,也悲慘。
最後,武士一咬牙,揮刀劈下,靜-----然後偷看,只見切腹者身首異處,面容獨特而滑稽,本來直標冷汗的武士竟忍不住,在這一刻,笑咗。
數分鐘內,很多細節可以回味,不俗。


有一個題為「馬桶」,人物道具由黏土黏成,很是生動,僅憑此已經頗有看頭了,然後,還拍成卡通,太有趣了,然後,更拍出強勁的電影感。豈能不讚?不嘆?


又有一個題為「出土」,怪物被人類追殺,但畫面看不到怪物,只見到牧師對著鏡頭驅邪,而手拿鏟錘的人就不斷對著鏡頭喪打,打了很久,血肉橫飛,怪物倒下,眼珠被扯出,終於看到怪物的身軀,但此刻才驚覺,之前的鏡頭,其實就是此怪物的眼珠呀!妙。

還有拍得抽象化的、詩意化的、科幻的、卡通搞笑的、意識超大膽的,頗開眼界,但非人人可以接受,慎看!

 

寄生獸

日本人精於玩「小」,電影的特技明明很厲害,但日本人不會像歐美人拍成巨製。他們不在乎巨,不在乎大。
以小見大,一向是日本人的最最強項。

寄生獸借用人類身體,戲外,可想之為人的靈魂。
外表和軀殼,真的不是最重要的。
道理因此一想,清楚玲瓏。

中段略有悶場。

有一幕,極佳。
寄生獸入侵政界,競選議員成功,支持者們歡呼拍掌。
議員助手也是寄生獸附體,他瘋狂拍掌,拍掌的力度很猛,但面容僵硬,毫無表情,是一種冷冰冰的極度興奮狀態。
這一幕,太好了。
這個咖喱啡,值得拿2個飯盒。

結尾,提示觀眾:仲有好嘢,咪走住。
結果坐定定看了六七分鐘幕後製作名單,最後的「好嘢」就是數十秒的下集預告。
一念驟生,好彩魔戒不是如此安排,因為魔戒的幕後製作名單run咗接近半粒鐘呀大佬。

下集預告精采,我斷言下集必定比上集更好看。
而且,我最喜歡的現役日本男演員淺野忠信,將會型爆加入。

好奇一提半問,幕後製作名單上,日本人的名字,九成七用了中文字。真有趣。
通日文的日本通朋友可否告訴我,日本人用日文字和中文字寫自己的名字,兩者在心態上有什麼分別?



《戰神:海格力斯》

大隻佬Rockshow肌肉之力作。
我沒在意它的故事,主要看戰爭場面。


《戰狼300》、《魔戒》等等大片的大型戰爭場面,總看不膩,只要夠大型,拍得可觀,就喜歡一看再看。畢竟,我們是原始人的後裔(這句話我自己都覺得怪怪哋)。


本片的戰爭場面都幾好睇。雖然都是正義一方無論如何危險都會贏,但片中那些只露出眼睛的鎧甲戰將,對我個人來說,有特別意義。


童年時,有些影像,入心入肺,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例如三K黨的白色尖帽,簡單是我的童年噩夢商標。

現在不怕,但童年的那股「怕味」永遠擦不掉,深印腦海。

只露出眼睛的鎧甲戰將是另一深刻記憶,那是西方古代御林軍的冷冰冰icon,以前的電影中也出現過,但這一部的最切合我遙遠記憶中的味道。

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

奇趣噴飯十八圖(7)



















【賞詩百嘆】(11-15)





新詩已百年。

至今,不接受新詩的仍然大有人在,而且不乏文壇名宿。
我不爭辯,只薦好詩。

古代詩話,最出名的有嚴羽的《滄浪詩話》、歐陽修的《六一詩話》、袁枚的《隨園詩話》等。
日本著名詩話也有虎關師煉的《濟北詩話》、太宰春台的《詩論》、江村北海的《日本詩史》等。
今人詩話,未經長期歷史驗證,暫不宜論哪本是經典。

如今我寫的「賞詩百嘆」,自知連詩話的資格都未到。
只是,有時看到一首好詩,就很想「逼人同賞」,久而久之,所遇好詩已達百首。

逼君同賞。

天下好詩太多,「賞詩百嘆」收錄的數量只是千泉一壺而已,今由我說出,蓋緣分使然!

那些被千萬人追捧的名作,再提一次也意義不大,故在此處,我會避過。
每期推薦5首,每首詩後附一兩句無法壓抑的感言,或驚嘆,絕非大評。
過一把詩癮,足矣!


11/沒有走的路(羅勃.佛洛斯特)

 

黃樹林裡分叉兩條路,

只可惜我不能都踏行。

 

我,單獨的旅人,佇立良久,

極目眺望一條路的盡頭,

看它隱沒在叢林深處。

 

於是我選擇了另一條路,

一樣平直,也許更值得,

因為青草茵茵,還未被踏過,

若有過往人蹤,

路的狀況會相差無幾。

 

那天早晨,兩條路都覆蓋在枯葉下,

沒有踐踏的污痕:

啊,原先那條路留給另一天吧!

明知一條路會引出另一條路,

我懷疑我是否會回到原處。

 

在許多許多年以後,在某處,

我會輕輕嘆息說:

黃樹林裡分叉兩條路,而我,

我選擇了較少人跡的一條,

使得一切多麼地不同。

 

嘆:西方版「楊朱泣歧」。

 

12/陽光明媚的星期天(嚴力)

 

星期天的陽光明媚

我們似乎把露天咖啡館

坐成了度假的海灘

我們談到了美妙的生命和愛情

甚至談到的死亡也是浪漫的

我們談到了

自殺者到了另一個世界之後

如果再自殺一次

就又回到了這個世界

星期天的陽光啊

真他媽的太明

 

嘆:陽光明媚,死亡也變得浪漫。





13/我要睜著雙眼死去(烏納穆諾)

我要睜著雙眼死去,
裡面留住你那清晰的群山,
——
它們的山隘是我生命的空氣——
群山把你永恆的內心向著太陽,
我夢中的西班牙!

跟我一起進入你寧靜的胸臆,
好好地鑄造你那光輝的形象;
把你的岩石作為我肉體的庇護,
對你的記憶在我身上沉睡無數世紀
我夢中的西班牙!

讓我的雙眼成為草葉兩片,
痛飲你的光華,我的大地的太陽
母親啊,你的大地上我足跡依舊
把你的陽光照上它們作為慰藉,
給我慰藉的西班牙!

蘊藏著的碧翠萌發出青春,
在我心靈的深處形成你的景象,
於流逝的世界到持續的世界下麵,
加強了信心要重見希望,
給我慰藉的西班牙!

我要好好地睜著雙眼死去,
胸中深處懷著你的青春,
我的肉體仍然是收割後的金黃田地;
你的陽光以我的希望給眠床鍍了金,
給我慰藉的我夢中的西班牙

 

(王央樂譯)

 

嘆:我要睜著雙眼死去,為這句妙語盡情歡呼吧。


 

14/雨同我(卞之琳)

 

「天天下雨,自從你走了。」
「自從你來了,天天下雨。」
兩地友人雨,我樂意負責。

第三處沒消息,寄一把傘去?
我的憂愁隨草綠天涯:
鳥安於巢嗎?人安於客枕?

想在天井裡盛一隻玻璃杯,
明朝看天下雨今夜落幾寸

 

嘆:頭兩句甚妙,可堪玩味。


15/懷念(朵漁)

突然想起那些早逝的詩人
他們的詩集就放在手邊
他們的音容還留在記憶裡
他們的郵件還躺在信箱裡
他們喝過的酒、唱過的歌、罵過的人
還一樣清白、憤怒、無恥地活在世上
而他們
也真的跟活著時沒什麼兩樣
只是安靜了許多
只是不再講話
而我們這個世界
又多麼需要安靜一小會兒啊!


嘆:把死人寫得如此浪漫,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