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3月29日 星期日

很少人知道的32個秘密知識(老公是古時對太監的稱呼)




1)鍵盤裡的細菌其實比廁所的細菌還多。
2)流沙一般都不深,根本不像電影裡的那樣,所以不用擔心,除非使面部被流沙掩埋,要不根本沒事。

3)戴耳塞一小時,耳朵裡的細菌數量將是原來的700倍,99.999%的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4)拉斯維加斯的賭場都沒有鐘。
5)每天平均有12個新生兒被交給錯誤的父母。
6)驅蚊水並不驅蚊而是干擾蚊子的感覺器官,這樣它們就找不到人在哪裡。
7)瑪麗蓮·夢露的一隻腳上有6個指頭。

8)希特勒的母親曾想墮胎的,不過被醫生勸阻了。
9)人平均只需7分鐘就可以入睡。
10)即使沒有頭,蟑螂仍可存活10天。

11)打噴嚏時無法睜著眼睛。

12)睡眠時的腦比看電視時更活躍。
1348個最貧困的國家其資產總和還比不上全球最富有的三大家族。

14)出生時,我們的眼睛多大,現在還是多大。但是鼻子和耳朵一直都在長。(15)人不睡覺大約10天就會死亡。

16)切洋蔥時嚼口香糖就不會流淚。
17)如果月亮正好在頭頂上方,那麼你的體重會稍微的減少。

18)鬍鬚是生長速度最快的人體毛髮。如果一名男性從不刮臉,終其一生他將蓄出30英尺長的鬍鬚。

19)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根據《聖經創世紀12022》,先有雞。
20)一個法國式的接吻可以交換超過40000個寄生蟲和250種細菌。
21)蜂蜜不會變質。
22)蝦米的心臟在頭部。

23)上廁所時看書,記得特別牢!

24)三種顏色的貓一定是母貓。
25)燈泡不能塞進嘴裡,會拿不出來。
26)沒有一張紙可以對折超過9次,多薄的餐巾紙也不行。
27)蒼蠅吃起來的味道是有點甜的。
28)事實上,兔子很少吃胡蘿蔔。
29)老公是古時對太監的稱呼。
30)大象死後還會保持站立姿勢。
31)蚊子是有牙齒的,而且有22隻。
32)金魚的記憶只有7秒,7秒之後金魚面對的又是一個全新的世界;把金魚放回河裡,三代之後就會變成普通的鯉魚。

2015年3月27日 星期五

登上韶關森林公園之頂韶陽樓之頂(本文刊於《中國旅遊》2015年4月號)

 
 
 
 
 
 
 



2015年大年初一,一大早,我就登上了韶關的森林公園。

森林公園,離市區不遠,卻給了我此行最大的驚喜。
以前,曾看過荷里活電影白夜追兇》。

白夜,即是白霧濃厚至一米外看不到任何物件,只能看見自己的手和腳。
而晨早的森林公園,未至白夜的地步,但數十米外物件也看不清了,感覺神秘、飄逸,有置身仙山之嘆。

路兩旁,高樹挺立,樹頂離我們人類很遠很遠。
城市人對這種高度,有點陌生,因而驚嘆。
那仙霧,像披在樹上、薄如蟬翼的白紗,是一種神秘的迷人景色。


一個老伯伯柱傘慢行,背影略駝,意志卻堅挺。
可謂:

拄杖挑雲上巔峰。

山路不長,也不算短。

山頂的韶陽樓,令登山者感覺:值了。
霧太濃,看不清遠景。看不清又如何?
如此重霧,殊為難得。


韶陽樓,是重建之樓。
古樓興建年代記錄不祥,但有詩可證是真。

唐代詩人許渾曾寫韶州韶陽樓夜宴一詩:


待月西樓卷翠羅,玉杯瑤瑟近星河。

簾前碧樹窮秋密,窗外青山薄暮多。

鴝鵒未知狂客醉,鷓鴣先讓美人歌。

使君莫惜通宵飲,刀筆初從馬伏波。

 
韶陽樓興建時,發現古塔基遺址,原地原狀保護。

另起出古塔門匾,刻「拔地倚天」四字,氣勢馬上如井噴。

岑參詩云:
塔勢如湧出,孤高聳天宮。

我踏上山時,未夠十點,春霧濃聚,幾乎把韶陽樓完全隱於空中。
我登樓台上,豈非已入天?
快哉!

 


1:雜誌上為慳位,取消了大部分的分行,在這裡貼出原文。

2:雜誌上只刊登了一張照片,現多貼幾張。

順便一提,《中國旅遊》已到了期期皆有可觀處的地步。
今期十多廿版的靈隱寺區非常吸引,令我很想前往,文章和美照之成功,由我此想法可證得。
(貼幾張翻拍照片)

篇篇精采的《吆屍人》(廖亦武)


 

 

1/

第一篇的人物就很精彩,嚎喪者李長庚。
李長庚乃窮極之人,為餬口四處流浪,以扮孝子替人哭喪為業,並嚎出一支隊伍來。
哭喪也學問,步驟、力度、細節處皆不可含糊,文中有詳細交代,好好笑。

其中一節寫道:
按規矩,封棺之前,我們當中至少有五、六個人撲棺三遍,被其他人死死拖住,待蓋子一扣,大鐵釘砰砰下去,才暗自鬆口大氣。

哈哈哈,之前哭崩長城.......終於暗自鬆口大氣,搞掂,收工。

相比起丐幫,他們可喚作嚎喪幫。
但各地皆有嚎喪本土派,李長庚一伙且戰且退(哈哈哈),最後在一小區嚎出名堂,與本土派決一死戰。
雙方皆調借嚎喪一流高手助陣(哈哈哈),李長庚一方將勝之際,被人暗算,嗩吶聲斷......廖亦武筆力千鈞,寫得異常生動,令我看得笑至近乎抽筋。


2/

第二個訪問人物是人販子錢貴寶,廖亦武一邊罵他一邊訪問他,人販子則是一邊詭辯一邊享受被訪問。

 

3/

第三個是廁所門衛周明貴,廁所文化被這個訪問演繹得臭氣熏天,奇事荒誕事一大籮,卻又非常好笑。


4/

第四個是吆屍目擊者羅天王,趕屍謎團終於真相大白,趕屍本來跟變臉一樣,真相絕不能對外透露。但有人能令他們「交代」,解放軍。哈。

故事中的趕屍世家弟子被解放軍截查,在喝罵聲中什麼謎底全被捅破,更發現被趕之屍是國軍將領的姨太太,咁就死得啦!

5/
廖亦武訪問百歲和尚燈寬一文,看得人傷感不已。
傷感的是,如燈寬所言:「從1950年解放到1978年宗教政策落實之前,這是中國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孽報,整整二十八年,寺裡沒有一個真正的和尚。」
很多高僧被折磨或殺害,有些故事非常悲傷,令人痛心,無言。
燈寬也是受盡折磨,幸好有個婆婆冒險接濟他,令他活下來。燈寬形容她是菩薩顯靈。雖痛心,不忘慈悲。
燈寬又說:「滅佛?不可能。誰也做不到。因為佛是水,是空氣,是善,是忍讓,是人的慧根,國滅了,佛也滅不了。」
說得多好。

對於世間孽報,經歷過重重磨難的燈寬最後說:「佛法無邊,我只能學,只能戰戰兢兢去接近那輪迴之道。學佛就得戒嗔、戒怒、戒怨。我與和尚們在齋堂,誰做錯了,我心裡清清楚楚,但我不會說,不會嗔和怨。眾生也,父母也,打我鬥爭我,相當於父母教育我。」

這番話,你感受到什麼了?

2015年3月22日 星期日

龍友勁多。所以群花必須更美。維園花展2015





































週日,好不容易放假一天。
影花至嚟陰天。
不過,依然值得仆去。

場內,拿著專業相機的人數,很可能比沒拿相機的人還要多。
拿手機的人數更不用說了。

我喜歡攝影,如何在一百個龍友圍攝一盆花的危勢下拍出自己獨有的角度,我喜歡這種探索和冒險。

今年的花,很誘人。
某些花飾裝置藝術作品也頗有水準,近乎令相機也流口水了。

小弟拍到部機都冇電,卻仍未看完。
花。花。周圍都是好靚的花。
鬱金香方塊比去年小,依然是龍友最密集的地方。
其中一龍友的攝器,猶如重型機關槍,異常奪目。
新設的花浪景,也不俗,只是很難在高空拍全景,又不準用航拍。反而自拍神棍可以大派用場了。

追花行攝之尾聲,行到日本花道館,被其插花作品震住了腳步,可惜相機的電已耗盡,唯有轉用手機照拍,厚顏地、一廂情願地宣告以遺憾美頂上。
(大型的動物象形花照片,我不貼了,因為人人都會拍,我盡量選擇特別的照片。)

特別一提,今年,印尼駐港領事館佔了一席,館方安排了一個已屆中年但風韻猶盪的印尼美女穿著華麗「國服」(不肯肯定。中國人也正在爭吵國服問題),跟外傭合照。
外傭sssssssss開心死了,逼爆,雀躍地排隊合照,意外地擠擁成花展焦點之一,外傭今趟吐氣揚眉,維園彷彿是她們的主場。

相機冇電,我也累了,因每一攝皆用神,千攝之後,不累才怪。
「一攝入魂」的傳說,我解讀成「一攝見暈」。

花之盛宴。
你還未去嗎?
你應該去的。
(你的相機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