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5月31日 星期日

遊街。高街。堅離地城。香港大學。塗鴉

 
 
 
 
 
 
 
 
 
 
 
 
 
 
 
 
 
 
 
 
 
 
 
 
 
 
 
 
 
 
 



昔日歌:
英雄被困筲箕灣,
未知何時到中環。

如今的港鐵線,中環之外有西環,西環之外有西營盤,西營盤之外有香港大學,香港大學之外有堅尼地城。

英雄走出筲箕灣
堅尼地城非邊關。

終於可以到港島「郊遊」了。

高街鬼屋,建築物頗為堅宏,但鬼氣已全無,轉為福利機構久矣。

堅離地城,海邊風景不錯。碼頭驚濤拍案,水花幾乎濺及行駛中的車輛。

香港大學,環境優雅,英式味濃。有一株花樹,卓然獨立,竟在5月才是最燦爛的時刻。

沿路塗鴉,不乏妙作。

 

8讀。購物袋阿伯。花滑。自我心理調節機制


 
 

1/夜晚,時針吃力地邁向數字12。(因我有點累,時針就變得有點吃力了)

港鐵上,依然有不少人。
徵膠袋稅法例實施後,購物袋潮湧現,帶購物袋出街的人真不少。

在我面前的一個人和袋,就令我無法轉移視線。
先說袋,那是個長方形布袋,底色為黑,袋面印滿彩色或白色的Hello Kitty,估計有近百隻,由於底色為黑,其實頗為時尚。

你猜猜袋的主人會是什麼人?
像阿嬌阿Sa的少女嗎?
錯了,是男的。
而且是個50多歲的壯健阿伯。

這個阿伯沒有一絲難為情,背袋姿勢很自然,一舉把百多隻Hello Kitty負在左肩上。

不要以為我在取笑這個阿伯。
這個阿伯其實已經到了眼中心中也無Hello Kitty的境界。
他的眼中,購物袋,就是購物袋,再無其他。

為環保,寫此段。


2/今日在茶餐廳吃早餐,電視播放的是日本幪面超人劇集。

日本幪面超人劇集是很好笑的,你會笑它劇情和演技都超幼稚,但這種笑卻又是堅爆出來的笑。

超人戰隊打怪獸時會先跳一些勁歌舞步,如果我是怪獸都會「Kit」一聲笑出來。
超人戰隊初時都會唔夠打,用五支電槍一齊射怪獸,怪獸超勁,反彈電光,超人戰隊全部中自己彈倒地,痛苦大叫,但轉個鏡頭,全部冇事,跳番起身打過。

D電光槍無論打怪獸定打自己,都冇任何損傷,咁又何必用呢?
在超人戰隊處於敗陣邊緣,突然醒悟,再跳一part更勁的舞步,就有力斬殺怪獸了。

幪面超人劇集的怪獸,真係要好好練下跳舞。


 

3/在體育版看到一道標題寫著:花滑女王。
相當奪目。
花滑,一看就覺得理應是女人獨有的詞。
何不造個新詞:花滑少女(意指清新亮麗的青春女子,滑冰內含流暢、飛行的舒暢感)。

花滑,其實是花樣滑冰的縮寫。
但香港稱滑冰為溜冰,那為何不叫花溜?

說起花溜,又聯想到一詞:走花溜冰。
意思是吹牛。
在《西遊記》中出現過。

 

4/5月號《閱刊》,增加了人物訪問欄目,今次訪問了張灼祥。

張灼祥說:「一看就明的書不好看,不太明白的書才好看。」
讀不太明白的書,有「知多一點」的感覺,但這個「知多一點」並不等於增進知識,「閱讀不是增進知識,是個過程。」

張灼祥是一個有豐富閱歷的人,故此會如此說。

張灼祥著重閱讀的過程,認為過程比結果重要,閱讀時不帶功利的企圖心,不會想著要增進知識,反而要享受閱讀。

張灼祥送了很多書給中文大學,其中一本是顧城的《黑眼睛》,簽名本,上書「給灼祥兄」。嘩!咁都肯送出去?

 

5/自我心理調節機制

我有一套自我心理調節機制。

在最清醒的時候,想好一套理論。反覆唸記。
在情緒低落時刻意想起這套理論,自我救贖。

例如旺角太旺。
我每次到旺角都有一個感覺:彷彿人人都好得閒只有我一個趕時間。鑊鑊如是。
到旺角,基本上有兩目標,一是到目的地,二是避開路人,尤其是低頭族。

平日搭地鐵,車廂很少人的話,我會心情愉快。
務必記住這些愉快感覺。
在旺角人浪中,反芻這些感覺。
以作心理平衡。

金句呼之欲出:
今日黑仔啫,昨日好運你又唔提?


 

6/民國文人梁啟超和薩孟武皆喜歡打麻雀。
梁啟超有名言:「只有讀書可以忘記打牌,只有打牌可以忘記讀書。」妙句!
薩孟武之錢財「黑板中來,白板中去」,亦傳為笑談。

 

7/我遇過一些85後、90後的文青,他/她們寫文章擅用成語,而且運用得非常準確,句子也流暢,但卻偏偏寫錯成語中的字,例如相依唯命、出其不已等,十個成語中,寫錯六個,令人有「錯得很流暢」之異常觀感。
這現象很特別,原因是他/她們年紀輕輕已經見多識廣,但根底不夠紮實。


8/前兩天,專程到旺角樂文買《聯合文學》5月號。5月號,專題是《紅樓夢》的最新評論大觀,角度奇特多元,很吸引。

初時,店員以為未到貨,一查之下,早已到了,早已賣光。
我當下的感覺是,一陣寒意掠過。
只要是好書,似乎是文化沙漠的香港,也隱藏着很多動作快速的愛書人。
我今次是慢人一步了。

我以為,《聯合文學》太文學,哪會有即月號迅速賣光的大奇跡日?
香港任何一份文學雜誌都沒有這種吸引力,因而誤導了我。

「請問幾時補貨?」
Sorry!呢本雜誌冇補貨呢回事,賣光就冇。」

2015年5月27日 星期三

雙胞胎的詭美聯想





在巴士站,等車中,
見到一對孖生少女,
她們化了妝,一模一樣,很搶眼。

更搶眼的是,她們在互相審視對方的妝容,撥正一根睫毛,抓走臉上一顆微塵.....

奇景!
那是一對孖女在互望,還是只有一個女子,在街上照鏡?

雙胞胎,又叫孖生、孿生、雙生。

我總會想,孖女(或孖仔)會否視自身的「孖生」為人生使命?畢生竭力守衞孖生的特徵?
例如兩皆長髮的孖女,其中一個想剪短髮,會先問過姊姊或妹妹嗎?
例如其中一個很喜歡吃雪糕朱古力,另一個則要做model節食,怎麼辦?
當然,人皆知人貴思想獨立,各有其自由意志,孖女的個體也一樣有,自己的人生自己抉擇。

但我同樣看到,很多孖女(或孖仔)都能保持「孖樣」,而散發出一種奇異的視覺美感。
/他們是否會自然而然地虔誠領受這種天賜的獨特性而自覺珍惜?

據查,雙胞胎在母體內可能會出現其中一個吞噬另一個,或者其中一個搶到大多數營養以致另一個夭折的情況,故此,健康出生的雙胞胎也可以說是和平共處的產物,並在母胎內已相處了一年。
這是單胞胎人所沒有的經歷。

又聞,異卵雙生中,母體一次排出兩粒卵子,但短時間內若與兩個以上男人交配,這兩粒卵子可能會跟不同男人的精子結合,而造成一對雙胞胎同母卻異父的奇特現象。

詭秘!驚異!

2015年5月26日 星期二

洗筆言書一百本(2)【賞詩百嘆】(51-60)《新世紀詩典》(第三季)(截取10首佳作)


 
 

新世紀詩典(第三季),伊沙自選詩的爆笑效果

新世紀詩典來到了第三季,伊沙的堅持和魄力,值得一讚。


新世紀詩典是我看過最吸引的詩選了,伊沙此人,奇特至極,其人其詩所受評價呈兩極化,備受爭議。
我沒有任何顧慮,對伊沙的評價是七分讚三分貶。


新世紀詩典雖好,但由第一季至第三季有輕微的質量下滑趨勢。這是可以理解的,之前所選的多是受過時間考驗的老詩,後來所選的多是新作,一年365天,伊沙天天選推一首,恐有一時的評選偏差,以致降低了評選標準。
我看第三季的詩作,興奮度真遠不及前兩季。
伊沙對每首詩的短評都是很好看的,不但評詩,還評人,有時更論及詩壇百象和詩道,不乏精采觀點。雖然狂妄自大的氣味也很濃,但不難看出,他選詩的角度和水平皆是不俗的。


其中,他也不惜選入自己的詩,此舉自然惹人議論,唯這首在江油的飯局上,我是拍手叫好的。

 

在江油的飯局上

 

酒喝得差不多了

一位本地詩人說:

容我說兩句酒話

在座的詩人

都寫不過伊沙

伊沙的詩

我能記住五首

其他人最多

只能記住兩句……

只聽嘩啦一聲

桌上一半的人

一下站了起來

憤然離席而去

我右邊那個

還撂下一句

話不投機半句多

我左邊那個

有點氣糊塗了

竟然鼓動我:

伊沙——走!

我如驚弓之鳥

無辜地望向四周

心想:至於嗎?

又不是李白在宣判

 

這首詩把伊沙的詩壇處境形容得維肖維妙,於是就出現史無前例的一幕:伊沙在伊沙的詩選中選了一首寫伊沙被討論的詩,伊沙並對此作出評價。
出彩的是這首詩是多數詩人貶伊沙的,而伊沙不認為是恥,反而是榮耀,並寫成一首幽默感澎湃的詩。

 

我左邊那個

有點氣糊塗了

竟然鼓動我:

伊沙——走!

 

這個爆笑點太強了,更妙的是,伊沙很冷静地記下:

 

我如驚弓之鳥

無辜地望向四周

 

無辜」兩字,令此幽默事件圓滿了。

 

伊沙在短評中如此寫:這不是誰都會遇到的故事,性格即命運,命運獨屬於我,我已經到了秉筆直書自己命運這一層。

這種詭異的創作狀態,伊沙獨有。

你也可以投寄作品試試,伊沙的收稿郵址是:yisha66@163.com


1/紀念日(阿櫻)

 

只能說是夢。夢一樣的山勢

起伏著我們的身體

還有衣綢下面的薰香呢

山風在飄蕩

一種欲望。你的欲望是何等的

顯山露水

 

你在愛中對我說:愛

愛我地上枯敗的落葉

愛我為你消瘦一圈的腰肢

……愛我,不停地

而一束光線驚醒了我們

我終於看見你啦!親愛的

你的衣扣掉了

散開的衣角如剪

會剪斷我 剪斷我的頭髮的

 

我偷偷地咬碎了一顆淚

 

嘆:咬碎了一顆淚,極美。


2/生命線(彥一狐)

 

起筆很淺

卻有無數個點駐足在我的生命線

許多人死了

我兒時的一個玩伴

中學時的好友

我的兩個表兄,其實他們都還年輕

我的閨蜜跌入鬧市裡的一個湖裡

我的朋友住進醫院二十天就去了殯儀館

我父輩的那些親人相繼離去

還有許多人今生來不及打個照面

這些年我一個人一直向前

我最終成為這個世上的孤雁

活著是一種罪過我卻無法割舍

沿著這條生命線

越走越黑暗越走越孤單

許多悲傷像一縷炊煙漸行漸遠

疼痛游走在筆尖

我寫了許多詩愛著許多人

卻在所有的筆畫裡找不到自己

我是順著這條路來的麼

我該如何走下去

手裡的這支筆停下來是一個墳塋

插上去是我的墓碑

 

嘆:將生命線寫得驚心動魄。

 

3/腐爛(譚克修)

 

腐爛是一種自上而下的傳染病

最早由腐爛的烏雲傳染給酸雨

再由漏雨的屋面傳染給樓板

再傳染給五保戶無人料理的癩痢頭

再傳染給男人們嗜酒如命的胃

再傳染給幾個打工少女的宮頸

再傳染給眾多寂寞大嬸的膝關節

再傳染給成片荒蕪的田野

再傳染給穿村而過的S312省道

現在這條通車一年的水泥路已徹底腐爛

正在將腐爛傳染給地下的人

 

嘆:最後一句,令人冷汗直冒。


4/降生(周琦)

 

母親的肉體是我一生中最華麗的衣裳

 

嘆:如此美麗、美妙、美好的一行詩。

 

5/或是,不是變態(魏娜)

 

我掛在外面晾曬的胸罩

又丟了與內褲一樣

性感的火紅 浪漫的粉紅

這次又是火紅

我讚嘆著 那個偷兒

在顔色上的喜好  竟與我如此相同

 

嘆:想法說得輕描淡寫,實質令人震驚!並有深意。

 

6/鳥與其他(商子)

 


慢熱

偶爾雨

間或起風

一只灰麻雀

停留在槐樹上

上竄下跳般焦急

它內心巨大的恐懼

與挖掘機強烈的聲音

起伏著顫抖著無所不在

城市瀰漫的灰塵隨風而逝

最終落在事物表面人的肺裡

沒人在意緩慢如裂紋般的危險

一只灰麻雀最終遁入遙遠的天際

灰麻雀走了老鷹來了它俯瞰長安城

它內心貪婪表面溫善如水般清柔

挖掘轟鳴著與坍塌的樓體糾纏

一些紛紛倒下的思念如廢鐵

被外來拾荒的人分揀錘煉

最終變成鐵藝或劣質鋼

於灰暗角落安度余生

沒人在意這些場景

一只灰麻雀走了

一只老鷹來了

老鷹的慾望

很強很烈

在城市

伏擊


 

嘆:對形式詩好感不大,但這首例外,其句速甚爽,大聲讀之,感覺非凡。


7
/當我有一天(鄭玲)

當我有一天
消逝在你的右側
不要給我蓋厚土
還加一塊石頭
你不是憐憫我力氣小麼
那就薄薄地
蓋上一抔淨土吧
以便我被秋蟲驚醒了的時候
扶著你栽的小樹走回家來
看看很冷的深夜
你是否仍將腳趾
露在被窩外面

嘆:鄭玲,1931年出生的老詩人。此詩無老舊氣,情感更是動人。

8
/不團結才是更難的事情(嚴力)

中秋前夕好友送我一張
月光下的座位票
並囑咐
月光下不一定非要
思念親戚朋友
更要享受個人的冥想
他還說
反正人類是一個大家庭
到哪兒都是與親人團聚
不團結才是更難的事情

嘆:這是首大詩,其深意,真是不同凡響。

9
/去年的窗前(潘洗塵)

逆光中的稻穗 她們
彎腰的姿態提醒我
此情此景不是往日重現
還一直坐在
去年的窗前

坐在去年的窗前 看過往的車輛
行駛在今年的秋天
我伸出一只手去 想摸一摸
被虛度的光陰
這時 電話響起
我的手 並沒有觸到時間
只是從去年伸過來
接了一個今年的電話

嘆:以文字穿越,穿越得如此美妙。

10
/為病逝的人祈禱(韓敬源)

那鳴叫的蛐蛐是誰的命
那枝頭的蟬聲是誰的魂
我從你們可能走過的路上走過
我在你們可能躺過的床上休息

嘆:一種廣闊無邊的共鳴感,令人忍不住,低調地激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