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9月30日 星期三

九章。我的筆名大晒冷。逆走。豈不謬哉。粗口放題


 

1我的筆名大晒冷


全球一體化,起名也跟風。
我替自己起名(認真),包括一些外國名,就全當作是筆名吧!

中文名:葉在飛
(已用多年了)

英文名:Flying
(就是「在飛」的英譯)

韓文名:金中鑽
(用「金」作姓是常識,比金更上一級,就是鑽了)

日文名:太音横流
(曹一士詩云:「元氣裹六極,太音彌八方。」太音是幽微的聲音。起日本名,四字要有意境有氣勢之餘,也要沾點日本味道,例如「太」字。有些日本名,很美妙,小林一茶、大江千里等。)

泰文名:勁猜
(不想解釋,咳笑中……

俄文名:拉達斯基
(男仔名多用「斯基」,女仔名多用「娃」。至於什麼是 拉達呢?莫斯科名車。

 

2逆走

 

幾乎每天都經過旺角,搭小巴回家,有一段路,從A走向B,走了無數次。
某一天,突然有事,要回頭,逆向走。
突然覺得,這條 走了無數次的路,竟然有陌生的感覺。
深感世界之大,無法想像。

 

 

3

 

書籍的設計,可加一項。
如果對自己作品有信心,預計讀者會作筆記的話,可加掛筆繩的設計。
站著看書時,捧書吊筆,想記即記,如果邊看邊拿著筆,一來麻煩,二來欠型味。
與書同系的筆可另外設計,買書者可買可不買,要買的話可到書店文具部配買。
書筆合璧,經典珍藏。

4


講粵語粗口搞笑,效果特別好,但技巧須高。
杜汶澤絕對是箇中高手。
首先,他是粗口資深應用者。
加上,他深懂搞笑訣竅,擅演戲,故此,效果極佳。
單以粗口搞笑功力論,連搞笑成精的曾志偉也不及杜汶澤。


5

公元公園員工完工
(意思:一座名為「公元」的公園的員工幹完活了)


 

6

 

豈不妙哉。

豈不謬哉。

妙謬。

 

7

 

電話響。
「猜猜我是誰?」
「瑪麗蓮夢露?」
「唓!都唔好玩嘅,咁都俾你估中。」
Yeah!」
「最近惹官非,急需啲錢。」
「好,今晚燒俾你。」
「咪玩啦,認真㗎!」
OK。認真。你估下我係邊個先?」


8

 

在香港,如果我要去誠品買書,那多數是為了買中外新詩集。
其他書店,沒什麼詩集賣的。
誠品的書偏貴,其他書店較平,有些還有七、八折。
在誠品看到想買的書,我會先打電話問問二樓書店有無貨,或能否訂。
通常都可訂(八折)。
問題是你是否急性子?要馬上看還是可以等一個月。
我當然想馬上拿到手,幸好,家裡長期有三十本新書,排隊待看。
貨源充足之下,要等一個月,自然不成問題。
問題是,誠品為何還未執笠?
或許,誠品的書偏貴,對很多香港人來說,並不是問題。很多香港人其實都很有錢。


 

9


最近看到一個有趣的新詞:粗口放題。
意思大概是勁講粗口。
延伸創作,香港的 「粗口放題達人」,當數杜汶澤。
講粗口的語氣、速度、附助動作等等,做得最好的始終是杜汶澤。

2015年9月29日 星期二

三行詩籤之碎語廿一首(後七首)

 
 
 
 
 
 



我用心製作這 三行詩之碎語廿一首,打算,放到網上,任其漂流。
所有照片皆為我的攝影。
誰若覺得有用,就拿去用吧。
無需標註我的名字。
就這樣。

 

(十五)

親吻它

美女的小唇

它可以解渴和戒煙

 

(十六)

一不小心

擦破頭皮

靈感奔流而出

 

(十七)

如果鏡子想照鏡子

電視也要看電視

手機也想玩手機

 

(十八)

高高的夢之樹上
結滿了夢果
可是夢中的我竟然不懂爬樹

 

(十九)

我騎上最快的詩

在夢裡飛馳

錄下古今最神秘的意象

 

 

(二十)

孤獨的流星哭著飛過天空

六十年後,另一顆流星

也哭著,追過去

 

(二十一)

書架裡站滿了書

書裡站滿了字

字裡站滿了黑色

 

2015年9月26日 星期六

被火龍搶走許多收視的2015維園花燈展

 
 
 
 
 
 
 
 
 
 
 
 
 
 
 
 
 



覺得奇怪,為何《蘋果》A疊沒有預告講今年維園花燈?
原來今年花燈展大縮水。

忘記帶相機了,手機壓力很大。
像素不是最大問題,舉機姿勢才是大問題。
姿勢不當,照片不安。

去看舞火龍好了。
須踏正吉時才能起龍。
還有十幾分鐘,冇乜嘢做,同對街的人對望,有啲尷尬。

終於到了插香程序,須傾向尾斜插,每一次插三支,一個老師傅監督著,說話具有威懾力,一班後生仔不敢亂來。

香已點,煙已起,TVB已到。


識舞龍的都會戴眼罩,防煙嘛。
街兩岸的人已感動至流「偽淚」。

我站在著名的「炳記奶茶」附近,狂拍。

時辰到。
一聲吆喝,十聲和應,百聲助威,千聲尖叫。
火龍出坑了。
然後,我就被人群淹沒了……

最後提示:27/928/9維園仍有舞龍表演。

2015年9月24日 星期四

西九龍海濱。苗圃公園。自由野草地。夕陽一出,「美亂」了之前的所有足跡

 
 
 
 
 
 
 
 
 
 
 
 
 
 
 
 
 
 
 
 
 
 
 
 
 
 
 
 
 
 
 
 
 
 
 
 
 
 
 



自由野的重鎮,果然令人感覺自由,簡直想忘我奔放。

苗圃公園是今次的目標,有好多美樹珍木,但剛種下,尚未站穩陣腳。
很多樹木的葉子枯了,甚至出現陰陽樹(一半茂盛,一半枯死)。
不過,「我本將心向美好」,溝渠之事放一邊。

天際100實在太搶眼,很多鏡頭都可以它為主角。

草地,則相當自由。
怕醜草也相當怕醜。
竟然還有紅葉可賞。
石榴、木瓜、楊桃也有?(有問過石榴、 木瓜、楊桃的意見嗎?不怕它們水土不服?

風景甚美,誇張處,有一對外國情侣還拿出葡萄酒,飲。

途中,遇到兩個「自由大使」,很熱情地介紹一番。
原來,晚上也開放(尤其是中秋),如此,不難成為文青拍拖勝地,細聲纏談徐志摩為何追不到林徽音?高傲才女張愛玲為何痴愛胡蘭成?香港為何出不了大詩人?等等。

然而,夕陽的紅光一出,之前的讚賞,通通掃入西九垃圾桶可也。

夕陽太美。
「秒醉」了我。

謹以三行詩陪醉:

剛讓我心飛入你美絕的紅
你就淒美地自我沉埋
去吧,准我心隨你湮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