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

2015最後一篇文:從《原力覺醒》,看到了地球的危機



我不是星戰迷,對《星戰》系列的人物關係不太清晰了解。
最有印象的是尤達、R2-D2C-3PO、光劍。
白武士究竟是忠是奸?是反派。
我被商界的「白武士」和「黑武士」概念搞暈了。
然後,電影中白武士的指揮官穿的卻又是全黑?

一開場,其中一個白武士(重要角色)有惻隱心,想逃,但白武士裝束人人一模樣,如何分辨?一個同伴死前賞他頭盔一掌血指印,於是觀眾在一大堆白武士中也認得他了(我笑咗)。
然後,回到總部,他私自拿下頭盔,被隊長罵了一頓(沒命令不可拿下頭盔),我想,他心裡想說:「我要先讓觀眾認住我的人樣嘛。」(再笑)。
以上,有關人類的相貌學。

電影前半段節奏爽快,演員出色,表情準確到位,彷彿在拍攝之前已彩排過數十次。
笑位也不少,不錯。

今期《壹仔》「豪語錄」終於訪問了我喜歡的歌手李幸倪(可惜沒有問她對崔健的看法),李幸倪說她再也不會參加歌唱比賽了,她自覺即使唱出超水準也沒有合理的回報。
本片女主角有點像李幸倪。
而白武士指揮官是黃又南類型的臉。

不知光劍有冇劍譜?如果冇,我想創作一套。
《紅光劍譜》、 《藍光劍譜》……

寫至此,扣標題。
這一集裡,有一種超級武器,可以激光彈直接射向星球,將整個星球毁滅。
如是想像,真實世界,如果外星人真的存在,真的夠強大,他們一旦要毁滅地球,根本不用派遣飛碟戰隊來轟炸咁小兒科,直接「一嘢」就可令地球抵達「世界末日」(留意,只是世界末日,不是宇宙末日,人類你們太渺小了,必然死先)。這一日,隨時會出現。因為我們不知道外星人的脾氣是好是壞。(霍金說:「不要惹外星人。」)

對此,勁揪的佛教早有準備,導人早日認知及熟習無常。

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八記:《沒女神探》的阿Bob。攝影眼真的存在。台灣版《嚎叫》真沒買錯


 

 

1《沒女神探》


世事奇妙。
在其他電影表現出位的王菀之,擔正之後,出位的卻是片中的配角。
飾演王菀之前男友的潘駿業就是一個驚喜,本來打算看十分鐘就收工,誰知竟被 潘駿業逗笑了,繼續看下去。
莊思敏和姊妹很認真地祈禱:「願主保佑我哋聽日中六合彩。」又笑咗。(將主的無私大愛扯上中六合彩,好笑。)
第三笑是阿Bob的造型。一見即爆笑。
可惜後段平平。

 

2

 

在一些攝影app中,有些人像修飾功能甚為強大,其中最厲害的一項是「磨皮」。
嚇死我了,一按下 「磨皮」掣,點滴在表皮的臉孔馬上變成皮光肉滑,年輕二十年,而是效果頗為自然。
第二勁是「瘦臉」功能。
如此神技,我(一大男人)是不會自用的,但會用在父母的照片上,讓他們重拾青春,即使是幻影也好。


3


曼聯躉現分歧

車仔球員為逼走寸佬摩,hea踢輸波,直插排名榜下游。睇波、追賭車仔贏波的人就慘了。(好彩我冇有線同now
一係換晒成隊波,一係換走摩連奴, 摩連奴魅力終不敵成隊波。
積弱已久的曼聯即向 摩連奴招手。
我的曼聯躉同事意見有分歧,一些接受,一些抗拒。
接受的認為 摩連奴有能力救曼聯。
抗拒的主要是不喜歡 摩連奴的個性、風格(即係話佢好寸,寸到乞人憎)。
這兩種心情,是很有趣的。 曼聯躉以忠心見稱。無論是否 喜歡 摩連奴,都保持忠心捧曼聯。
極愛球隊,同時極憎領隊,點算?

4


上集《中國之星》,崔健找來痛仰樂隊補位參賽,唱出敏感的樂隊代表作《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
當然被禁播,但評分繼續。
當然獲低分,這首歌欠缺優美的旋律,那是一種搖滾精神的吶喊,在電視表演場合,必然不受普羅觀眾喜歡。
但崔健已達宣揚搖滾之效,據說,舌頭樂隊的《媽媽,和我一起搖滾吧》即將上場(這首歌,個人非常喜歡)!
東方衛視請來崔健,不知有否後悔?
不知會否招祸?


5


攝影眼是真實存在的。
我沒有陰陽眼,但近來似乎有點攝影眼。
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眼睛都會為眼前所見自動構圖,並產生按快門的衝動。
不過,快門在身上哪個部位,則仍未找到。


6

 

台灣版《嚎叫》真沒買錯,譯者有頗深的文字功底,然後,用瘋狂的「譯態」譯寫 《嚎叫》,不設底線,放飛文字。
看著爽!

這些不法之徒在廉價旅館點火哈草
或在天堂巷豪飲松節油枉死一埸
或夜復一夜滌洗他們造孽的肉體
以連綿幻夢以藥劑以清醒的夢魘以酒精以雞巴以沒完沒了的性交
閃電與顫慄的雲霓在腦中反覆盤旋,幻化為思想的空前僵局
朝加拿大與帕特森鎮兩極飛躍而去
探照大時代下封滯不前的現世


7

 

有一部內地劇,我一直想提,又不想提。
今天還是想提一提。
《請你原諒我》,講1977年恢復高考制度,幾個年輕人在那個時代的經歷和心路。主要演員有吳秀波、董潔、海清。
此劇並非出色,節奏甚至有點慢,但令我念念不忘的是它的配樂營造出一種氣氛,是我從未遇過的,有feel,恍如不知不覺地走入了那個時代。
這真是絕無僅有的感覺。
《北平無戰事》的配樂也很出色,但它配合的是緊湊、撼人的故事情節。
《請你原諒我》的劇情卻是緩慢、慵懶,甚至有點悶氣的。但是,那配樂,竟是悶中有神采,令我無法忘懷。
特此一記。


8

 
某週日《蘋果》名采,馮睎乾在專欄介紹了一部日本怪雞片,園子溫的《真實魔鬼遊戲》。
果然是非一般的出色怪雞片。
女高中生被怪風追殺,那陣可以把全車廂的人攔腰斬斷的怪風, 特技一流,氣氛拍得詭異森寒,令馮睎乾想起「將頭迎白刃,猶如斬春風」。
我則想起「摘葉飛花」的凌厲。
本片怪雞場面迭出,非常過癮,鏡頭調動靈活,配樂扣人,穿著超短裙的女高中生們表現也不俗,自然奔放,帶有日本獨有的瘋味,我更看出了園子溫營造的詩意。如此表現,真不簡單。
最厲害的還是主題,具有可堪玩味的哲學意境。
以遊戲喻人生,現實和超現實令人混淆不清,如何逃出彷彿注定的命運?
我喜歡片中對超現實的描繪,我們真實的世界,有時也是超現實的。

詩歌的「詩」與「歌」


 


《觀音在遠遠的山上--伊沙的文學課》中,伊沙說:


台灣人最煩大陸人把詩叫「詩歌」,他們認為詩一現代就不「歌」了,因為他們沒有發現語感,認識比較淺薄,所以他們的詩,我們讀起來有點疙裡疙瘩的,這不僅僅是兩岸語言差異造成的,還因為他們沒有語感的自覺。

關於新詩的朗誦,有件事可以談談。
我認為好的朗誦,會替原詩加很多分,相反,朗誦不好的話,即使是好詩也會大打折扣。
本人的朗誦不佳,不值一提。對善於朗誦的人,深感佩服。
我曾聽過沈浩波的朗誦,沉穩、雄渾、有力,相當不錯。
但伊沙說他的朗誦在中國當代詩人中敢認第二,沒人敢當第一。我的判斷是,雖未聽過,但伊沙的朗誦應該不錯,然而,「敢認第二,沒人敢當第一」的說法太誇張了吧?
數年前,在網上,我曾在一詩論壇留言說沈浩波的朗誦水平甚佳,伊沙的鐵桿兄弟徐江回話:「那是你沒聽過我朗誦,我的朗誦是出了名的,無人可敵。」
徐江是個閱書無數的書痴詩人,說法一向有譜,但這次竟如此放話,倒令我有點意外。
那不知伊沙跟徐江,哪個朗誦更好呢?

 

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

《筆嘯三行》(050-056)


 

 

 

 

 

 






 

 

050

 

殘枝敗荷頹立
我掌上帝之眼,傾情切割
令其大淒之美徹底曝光


051

 

河裡鯉躍龍門
園中枝攀古牆
夢內魂飛腦髓


052

 

今日主懶
船很懶海景也懶桌椅窗更懶
魂說要留下,懶得回家了

 

053

 

一縷風掛在枝頭
它懺悔把樹的葉一夜掃盡
一些枝偷偷向牆靠去


054

 

擁標致相貌,駕豐美身形
低調游過兩岸無數的男人
僅僅不幸,落入我的鏡頭


055

 

是想喝水?
找吃的?
還是誘我拍攝牠?


056

 
萬綠叢中兩片紅
似乎,冥冥中有點玄機
至少能引人胡思亂想

《書中玉摘》(七十四、五)《香港猛鬼字典》(鬼差)。《胡河清文存》(胡河清)




(七十四)《香港猛鬼字典》(鬼差)

我不信有鬼,但喜歡看有趣的鬼故事,視之為文化的一種,或作為寫作題材。
這本 《香港猛鬼字典》,集合了香港不少經典猛鬼故事,有些故事意念頗為奇特,值得一提。
但書名叫「字典」,則似乎有點不合適。叫作《香港猛鬼事典》較適合。

撮記幾個:


1/
長洲鬧鬼凶宅。特別在凶宅名叫「紅梅山莊」,多麼漂亮的名字,山莊位於長洲東南方的山頂上。據說很多年前,宅主一家四口在旅遊期間遇空難而全死,紅梅山莊就荒廢了。(下?可否象徵式一蚊賣給我?)
2/
油麻地地鐵站年輕女子驚見自己跳軌, 見自己跳軌,好玩。
3/
在坪石區旁,有一條行人隧道是用來橫過觀塘道和通往彩虹邨的。一次,有人夜裡走過,無其他人,卻響起淒怨的二胡聲……嘩,這氣氛太淒美了。
4/
高陞戲院的雞人表演。原來30年代,香港竟有如此殘忍的表演。那年代,人命低賤,有人拐來孩子,用有毒的棒毒打,打至皮開肉綻,再把雞毛一條一條插入孩子尚未縫合的腐肉中,待肉縫合後,那雞毛便像自然而生的。更恐怖的是,為了看起來更像雞,把孩子雙臂也斬去。然後給觀眾入場參觀……
5/
華富邨的猛鬼瀑布灣。原來華富邨海邊一處小海灣有條瀑布,以前是大瀑布。(那就要去看看)
6/
相傳鬼郵差會派信,收到信的人打開,只見信封內只有白紙一張,收信的人不出7天便會無故死亡。(有趣的橋段)
7/
石獸殺人事件。30年代,香港動植物公園有古牌坊,刻有「紀念戰時華人為同盟國殉難者」字句,兩旁有一對含著石珠的石獅子。傳聞曾有不少情侣在附近談情,被石獅口中的石珠攻擊受傷,警方介入「放蛇」,警員竟被石珠攻擊致死。(嘩!咁都得?)
8/
會在照片中長大的兄妹(好念頭)
9/
鬼村鎖羅盤,已荒廢,位於沙頭角的慶春約,由7條村組成,早在清代已名為「鎖羅盤」。相傳日治時期,有兩兄弟回村慶祝太平清礁,當回到村後,只見祭品、食物擺滿桌子,家禽也安好,卻一個人都沒有……(好feel
10/
傳聞有白衣女鬼出沒的常寂園,好名。常寂園是一座已荒廢百年的古廟,位於梅樹坑8號的梅樹坑公園內。


(七十五)《胡河清文存》(胡河清)

看完此書,嘆息不已。
江湖流傳,華東師大中文系有兩個奇人,一為李劼,一為胡河清。

胡河清(1960-1994),對錢鍾書及金庸有獨到研究。1994419日,在上海的公寓跳樓身亡,享年34歲。

看其文章,就知此人有才而獨特,個人風格迷人。30多歲人,思想靈銳,筆力千鈞。
書中《中國當代文學與文化傳統》一文,尤其出彩。我視之為奇文。此奇文記載了他訪奇人,引發了一場年輕作家與文化傳統交鋒的引申交鋒。

胡河清之死,太可惜了。
倘留世上,當又有不少奇文傳世。

天涯網上,孤雲的《讀書散葉》文中提及,胡河清自殺八年前,便曾寫下遺囑:「我自殺之志是因為要還我清淨正身。自問一生,問心無愧。」

2015年12月27日 星期日

2015北區花鳥蟲魚展。花一家贏三家鳥蟲魚









































上年的北區花鳥蟲魚展,有不少魚類稀有品種,今年勢弱。


蟲,不看也罷。


鳥,只有一兩隻出類拔萃。


惟有花,給人不少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