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8月30日 星期二

東涌行(下) 貝澳之沙很美但不宜堆

 
 
 
 
 
 
 
 
 
 
 
 
 
 
 



朋友及其五歲女兒加入,欲往沙灘。
我一想,捨棄前方的沙螺灣,轉車往貝澳,乘3M巴士,在羅屋村下車,走五分鐘就到。

貝澳的水質,比梅窩好多了。
由於本來沒有準備來沙灘玩,沒帶泳褲毛巾,隨便找家士多買條沙灘褲就撲浪去了。
這裡浪大,過足了撲浪癮。

而貝澳的沙很美,但不宜堆,只宜玩。
海浪湧上岸來,又不辭而去,湧上岸來,又不辭而去……流水過處,梳沙如髮,線條之美感,令鏡頭也醉了。

玩至天黑,街燈昏黃,野地蟲鳴,遊客排隊露天沖身。
那是一種歡樂的餘韻,很有味道的。
沖身的地方依傍著男女廁大致分為男女兩邊,各有五六個水龍頭。
女生一邊排長龍,男生一邊較快,有一兩個「空水龍頭」,竟有一兩大膽女生走過來,無懼與男生「共沖」。

其實,嬉戲沙灘,快樂掩過一切,包括掩過一些傳統顧忌心態。
心無雜念,萬物自然。

二樣。自己選區賽果自己估:誰三甲必入?誰陪跑居多?(品果:果王釋迦)

 
 
 

 

 

【1】    自己選區賽果自己估:誰三甲必入?誰陪跑居多?

我住新界西,就估一估新界西候選人的選舉結果吧。(20名單爭9席)

黃潤達:未到火候。
尹兆堅:志切復仇。
高志輝:陪跑居多。
鄭松泰:勇而不穩。
鄺官穩:實力不夠。
田北辰:可奪一席。
何君堯:不容再失。
梁志祥:底子較厚。
郭家麒:四平八穩。
黃浩銘:可爭不穩。
李卓人:經驗取勝。
黃俊傑:略嫌幼嫩。
麥美娟:往績不弱。
馮檢基:老馬有火。
陳恒鑌:後盾強大。
張慧晶:知名度低。
呂智恆:機會渺茫。
湯詠芝:下屆再來。
朱凱迪:最佳黑馬。
周永勤:痛哭退賽。(顯示建制派已在努力配票)

猜測新界西選舉結果(不會有太大驚喜):

尹兆堅、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李卓人、麥美娟、陳恒鑌、馮檢基(或朱凱迪)。

 

2品果:果王釋迦


按計劃,終到果欄「掃果」。
嘩!靚果如雲!
日本黃金桃、香印青提、巨峰黑提……
來回走了三次,腦內最高思想部門打了七八仗,終於拍板,麒麟果一枚(50元),果王釋迦一枚(80元)。
麒麟果是家人推薦買的。
而果王釋迦,因名而買(誰人改的名字?真大膽!),嘗嘗釋迦之味。

釋迦之味,很清甜,用匙羹挖出果肉吃,果肉如蓉,猶如天然的甜品。
其黑色、小小的硬核,含在嘴裡,雖不能咬,也不能吞,但就是不捨輕易吐出,這是最好質感的果核……就這樣吧,無法再深入地形容下去了!
 
 
 
麒麟果未吃,且留懸念!
 
 

2016年8月29日 星期一

東涌行(上)東涌灣的濕地郊野風光




























先去東涌清代炮台看看。
清代炮台就是清代炮台,不想多說了。
但這裡竟又有間荒廢學校,課室外貼滿大戲海報,室暗而堆滿雜物,大白天裡也感覺到一絲絲寒氣,拍鬼片的話,倒是個好場景。
回家看照片,拼命尋找有否拍到鬼影,以傳給鬼王潘紹聰,可惜運氣不佳,拍不到。(不是運氣差才更易拍到的嗎?文字遊戲。

走過天橋,正式走向東涌灣。
到了侯王宫,從宫門前直接奔向海邊。
遠方的一個個空中之兜,就是把信眾運往大佛腳下參拜的纜車。
有一種蟹,擁有一大一小蟹鉗,既威武又帶異趣,這是雄性的招潮蟹,其大力鉗是為吸引雌蟹而演化出來。

招潮蟹在泥沙上打洞,進出動作極快,一旦有人走近,本來遍地皆是的「大力鉗」像變魔術般瞬間消失。
當你靜立不動時,牠們又會慢慢「蒲頭」。
初時,我不敢亂動,怕一起步就殺生。
但只要佯裝亂動,發出小小的聲響,遍地招潮蟹又會飛撲回洞中,此時,即使你跳著踢躂舞走過去,也不會殺生了。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筆嘯三行》(260-266)








 

 

260

 

修行中的這株細葉榕
彷彿總有一天會長成巨型昆蟲
爬往聖地,亞馬遜森林


261

 

自從家中點了檀香,曱甴家族似乎大舉移民了(可能移到隔籬陳師奶家去了)。
我已多月未見小強。

謹以三行表掛念:

《致小強》

下週日我將外遊
不點檀香,晚上九點前
你可攜老回來,看看故居


262

 

眾仙佛雲集
必有所求
且聽聽祂們心中苦怨

263


「美樹長在都市中」
很快,就有一個聲音糾正我
「是都市入侵樹林」


264


父母把我扯到此世
我耗一生尋路
回到生我之前的世界去


265


「無」到底是什麼?
你為什麼不回答我?哦!
我的問題錯了,一問就錯了!


266

 
野鴨郊遊
游出一襲長長的水裙
在湖面寫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