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8月30日 星期二

東涌行(下) 貝澳之沙很美但不宜堆

 
 
 
 
 
 
 
 
 
 
 
 
 
 
 



朋友及其五歲女兒加入,欲往沙灘。
我一想,捨棄前方的沙螺灣,轉車往貝澳,乘3M巴士,在羅屋村下車,走五分鐘就到。

貝澳的水質,比梅窩好多了。
由於本來沒有準備來沙灘玩,沒帶泳褲毛巾,隨便找家士多買條沙灘褲就撲浪去了。
這裡浪大,過足了撲浪癮。

而貝澳的沙很美,但不宜堆,只宜玩。
海浪湧上岸來,又不辭而去,湧上岸來,又不辭而去……流水過處,梳沙如髮,線條之美感,令鏡頭也醉了。

玩至天黑,街燈昏黃,野地蟲鳴,遊客排隊露天沖身。
那是一種歡樂的餘韻,很有味道的。
沖身的地方依傍著男女廁大致分為男女兩邊,各有五六個水龍頭。
女生一邊排長龍,男生一邊較快,有一兩個「空水龍頭」,竟有一兩大膽女生走過來,無懼與男生「共沖」。

其實,嬉戲沙灘,快樂掩過一切,包括掩過一些傳統顧忌心態。
心無雜念,萬物自然。

二樣。自己選區賽果自己估:誰三甲必入?誰陪跑居多?(品果:果王釋迦)

 
 
 

 

 

【1】    自己選區賽果自己估:誰三甲必入?誰陪跑居多?

我住新界西,就估一估新界西候選人的選舉結果吧。(20名單爭9席)

黃潤達:未到火候。
尹兆堅:志切復仇。
高志輝:陪跑居多。
鄭松泰:勇而不穩。
鄺官穩:實力不夠。
田北辰:可奪一席。
何君堯:不容再失。
梁志祥:底子較厚。
郭家麒:四平八穩。
黃浩銘:可爭不穩。
李卓人:經驗取勝。
黃俊傑:略嫌幼嫩。
麥美娟:往績不弱。
馮檢基:老馬有火。
陳恒鑌:後盾強大。
張慧晶:知名度低。
呂智恆:機會渺茫。
湯詠芝:下屆再來。
朱凱迪:最佳黑馬。
周永勤:痛哭退賽。(顯示建制派已在努力配票)

猜測新界西選舉結果(不會有太大驚喜):

尹兆堅、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李卓人、麥美娟、陳恒鑌、馮檢基(或朱凱迪)。

 

2品果:果王釋迦


按計劃,終到果欄「掃果」。
嘩!靚果如雲!
日本黃金桃、香印青提、巨峰黑提……
來回走了三次,腦內最高思想部門打了七八仗,終於拍板,麒麟果一枚(50元),果王釋迦一枚(80元)。
麒麟果是家人推薦買的。
而果王釋迦,因名而買(誰人改的名字?真大膽!),嘗嘗釋迦之味。

釋迦之味,很清甜,用匙羹挖出果肉吃,果肉如蓉,猶如天然的甜品。
其黑色、小小的硬核,含在嘴裡,雖不能咬,也不能吞,但就是不捨輕易吐出,這是最好質感的果核……就這樣吧,無法再深入地形容下去了!
 
 
 
麒麟果未吃,且留懸念!
 
 

2016年8月29日 星期一

東涌行(上)東涌灣的濕地郊野風光




























先去東涌清代炮台看看。
清代炮台就是清代炮台,不想多說了。
但這裡竟又有間荒廢學校,課室外貼滿大戲海報,室暗而堆滿雜物,大白天裡也感覺到一絲絲寒氣,拍鬼片的話,倒是個好場景。
回家看照片,拼命尋找有否拍到鬼影,以傳給鬼王潘紹聰,可惜運氣不佳,拍不到。(不是運氣差才更易拍到的嗎?文字遊戲。

走過天橋,正式走向東涌灣。
到了侯王宫,從宫門前直接奔向海邊。
遠方的一個個空中之兜,就是把信眾運往大佛腳下參拜的纜車。
有一種蟹,擁有一大一小蟹鉗,既威武又帶異趣,這是雄性的招潮蟹,其大力鉗是為吸引雌蟹而演化出來。

招潮蟹在泥沙上打洞,進出動作極快,一旦有人走近,本來遍地皆是的「大力鉗」像變魔術般瞬間消失。
當你靜立不動時,牠們又會慢慢「蒲頭」。
初時,我不敢亂動,怕一起步就殺生。
但只要佯裝亂動,發出小小的聲響,遍地招潮蟹又會飛撲回洞中,此時,即使你跳著踢躂舞走過去,也不會殺生了。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說童詩。賞童詩。佳作列陣




 



引導小童寫童詩,其中一個方法是留意小童的說話,一旦發現有趣的句子,就重複誦讀,並不吝稱讚,若有更好說法,就引導他/她攜著句意走得更高更遠。
有了這個良好習慣之後,他/她的潛意識就會自動配合他/她造出更多妙句。
而你須記得幫他/她記下來。
最好給他/她一本「錄句簿」,封面是他/她最喜歡的卡通人物,他/她自然會更珍惜。
待他/她長大後重看,想不感動都難!

 

北京,頗能見其早慧的鐵頭,9歲就出詩集,看他的《麥子》:

高速路上
麥子與我擦身而過
姥姥對麥子有友情
難以忘記
我對麥子沒有感情
沒細看過它們
唯一的友情是
吃它

網上瀏覽,看到台灣中年級童詩優勝作品(沒註明作者名),有些佳句不錯:

1/
天空喜歡收集白雲
河流喜歡收集雨滴

2/
阿嬤的臉
是一座迷宫

3/
明天,我一定要早起,
因為我想看到早起的太陽。

而台灣一年級學生夏思雯的《媽媽》,我尤其喜歡:

我每天放學回家
第一件事是找媽媽
看到了媽媽
才算是真正的回家


香港的小學生潘榮謙的《校服》也不弱:

你每天陪我上學
你每天陪我下課
晚上放學陪我回家
我去洗澡
你也去洗澡

終於等到放假
我最開心
你一定也開心

我評:最近為了寫我的《香港好詩榜》,看了大量香港詩集,由於個人口味較刁,暫時從數百首詩中只選了二十多首。其中一本比賽作品集,我只喜歡這一首,小學生潘榮謙作品,大會只給他小小的推薦獎,可惜。看完這首詩,我的即時反應是大笑。評價是:首先,這個小孩子,很有幽默感,然後,他對校服的擬人化並不簡單,跟其他小孩子跟公仔說話不同,因為,這件校服代表的仍然是他自己,他是把自己一分為二,即是有點顯意識和潛意識的影子。這一點,是令我驚奇的。我很喜歡這首小學生寫的詩。


成年詩人的童詩呢?又如何?

《小河》(薛林)

小河,
唱著激昂的歌兒,
自山谷中奔來,
我問:去哪裡?
她說:大海。

《出》(吳政雄)

你看!你看!
山的背上也有一座山,
是不是山媽媽背著她的兒子,
想摘天上的星星呀?

《春天被賣光了》(杜榮深)

春天是一匹世界上最美麗的彩布,
燕子是個賣布郎。

他隨身帶著一把剪刀,
每天忙碌地東飛飛,西剪剪,
把春天一寸寸賣光了。



即興,想到一個童詩遊戲:

 

《味道》(葉在飛)

蒼蠅喜歡糞便
蝴蝶喜歡花香
雌蚊喜歡人血
而我喜歡()()

對兒童灌輸小知識,雌蚊叮人,雄蚊不叮人。而論味道,人各有愛,也添趣味。
大人續寫的話,可能是:

蒼蠅喜歡糞便
蝴蝶喜歡花香
雌蚊喜歡人血
而我喜歡榴槤(或臭豆腐)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85分的喪屍災難片《屍殺列車》。《大魚海棠》。《女巫》


 


85
分!
我最不喜歡的電影類型就是喪屍片,但這部 《屍殺列車》,卻是一部緊張刺激而又能令人流淚的電影。
只有南韓導演才有這種特質。
這不是一般的喪屍片,而是喪屍災難片。

黑澤明的第一部電影是《姿三四郎》,徐克的第一部電影是《蝶變》, 《屍殺列車》,是南韓導演延尚昊的第一部真人電影,這個延尚昊,要紅了!誰也阻不住!

我三番四次寫過,優秀的南韓導演,拍戲的細膩度天下無雙,他們沒有包袱,可以去得很盡。

看觀眾反應就知此戲成功。
女觀眾看得投入,一時超級肉緊:「哎呀!聰明啲啦!」一時咬牙切齒:「推個衰人落車啦。抵死,X街!」
一個年輕男子(竟然是男觀眾)更驚叫了一聲,驚叫聲在戲院內迴盪……
我本性冷靜,也看得手心冒汗。

戲中有兩幕極為震撼,一幕是棒球男抱著已被喪屍咬到的女友……
另一幕就是最後一幕,簡直是神來之筆,令南韓國民驕傲……

另,《屍殺列車》中,提到一個新名詞:胎名。
胎名,是指懷胎中替胎兒起名,此名只在胎兒出生前有效。
建議懷孕中的女生,在胎兒出生前,替胎兒起個胎名,如此一來,孩子出生後,比地球上在生的所有人,都多了一個胎名。


《大魚海棠》

 

近期,內地影壇吵得最火爆的電影是國產動畫片《大魚海棠》。
以前,幾乎所有的國產動畫片都是給小孩子看的,耗十二年製作的 《大魚海棠》,無論畫功和格局都號稱史上最強。
此片融入了莊子「逍遙遊」韻味及多個中國遠古神話,打造華麗巨構。
然而,評價還是呈兩極化,給一星和五星的人數旗鼓相當。
有人指 《大魚海棠》是抄襲外國大師之作(主要指《千與千尋》,其實不太像,也抄不來,但有些怪物的確頗有日本風),水平不高。
有人指故事弱智,整體也沒啥創新之處。
此片畫功算是不錯了,而且,也肯定國產動畫片有了進步,我喜歡它的靜,有很多地方都靜得舒服。


《女巫》

樹林邊,年輕媽媽把嬰孩放在草地上,用雙手掩臉,然後打開,逗得嬰孩啼笑,再掩臉,再打開,嬰孩笑,又掩臉,又打開,這次沒有笑聲,年輕媽媽一看, 嬰孩已不見了。
她大驚失色,望向樹林, 樹林一片迷濛,令人不安……
畫面拍得好極!

 

 

《中文獵句賞》手抄賞心悅目三十句。《孤本詩集》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