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10月30日 星期日

終能在南蓮園池齋館,開齋了

 
 
 
 
 
 
 


南蓮園池齋館,早有名聲。
想了幾年,今天終於進去吃下午茶。
三時入席,即進即坐(竟然?)。

二人套餐菜式(400元):

和風赤膠耳(中上,赤膠耳味道特別)
香麻羊肚耳青瓜花苗(特別,也好吃)
芙蓉銀耳羹(普通)
酥炸丹松拼酥炸栗香瓜(普通)
翡翠百福袋(外形如袋,有心思,也好吃)
松茸金孢珍菌豆腐煲(不錯,金孢珍菌好味
碧玉百合炒球莖(難吃)
牛肝菌炒飯(內有松子,很香,good!)

整體評價:
不算很好吃,價錢偏貴了。
但窗外景貌一絕,水車轉,瀑布灑窗,一時朦朧,一時清麗,感覺美妙。
一試無妨!

2016年10月28日 星期五

到灣仔動漫基地看鬼漫畫





























首次到灣仔動漫基地,當天有展覽、動畫放映、講座、工作坊。

其中四樓有個攝影展,貓兒特效照片大受女生歡迎,三百元一張也有人興奮付錢。

鬼專題展覽,原來是指鬼漫畫、鬼書籍大展。
其中,《首屆中國動漫藝術大展》吸引了我,翻拍了幾張風格可觀的中國漫畫。


三維空間曲線主義發明家Richard X Zawitz雕塑展

















 

 

 

 

 
 



今天太開心了!
到中環廣場看三維空間曲線主義雕塑家和發明家李察。莎偉仕(Richard X  Zawitz)的雕塑展。

本次展覽的主題是「Why We Are Here ?」,展出18件靈猴雕塑。
多種猴形演變於莎偉仕對哲學、道教和禪宗思想的領悟。
他能輕易地以無限曲線形態造出人的頭、機器人的手和腳及以管子造的身體。
而且,18件雕像代表不同階段的文明演化歷程。

當天,我認出作者,立刻上前搭訕、握手、合照。
莎偉仕非常開心,我熱情,他比我更熱情。
我請求他在場刊簽名。
他問:「What is your name?」
Flying.
OhMy god.Your name is Flying?」他興奮莫名,跟助手小姐說我的名字叫Flying.
太誇張了,他幾乎要跟他的雕塑說了:「This guy's name is Flying.
這是熱情的個性表現,彼此都很高興。
(我想,未來,他會否為我名字創作一件作品呢!哈哈!想得美!)

雕塑品真不錯,還可以拿走小小的雕塑贈品。

題外話:
想當年我嘔心瀝血創造了「葉在飛」這個好名字,可臉書上,台灣朋友中,只有一兩人會說:「你的名字好可愛!」(雖然可愛兩字有點怪怪的,但總算有些反應)
香港朋友的反應則是:「知喇知喇!唔使咁大聲嘅!」

(按:天氣暗及背光下,照片較暗,謹此致歉。)


2016年10月27日 星期四

五道:鞋子的奇想。《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轉玩德州牌。水水


 
 

1鞋子的奇想

我想到未來可能有一種新的鞋子誕生,這種鞋,在此搶先命名:「合體鞋」。
鞋底和鞋面分開製作,款式百變,然後,可以隨意選購(或訂造,甚至自己設計) 鞋底和鞋面,輕易合成完整的一雙鞋子。
只買一個鞋底即可,鞋面則可多買幾副。
技術上如何做到?留給鞋匠想去吧!


2《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看到一個有趣的書名:《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寧遠)。

如果仿寫一句:把人生浪費在追求知識上。
並不是胡亂寫的,因為此句貌似玩嘢,其實也可視為更高的境界下發出的慨嘆。

3有一種甜品叫「熱得鬆脆凍得香軟」

作為男人,我是不會專門去吃甜品的,甜品店不執笠,全賴女人。
如果我入了甜品店,那必然是陪人進去的(或被人用槍指著押入)。

豬仔糖水,位於土瓜灣的食街:北帝街。
在此吃到一個小甜品,比較特別。
名字忘了,不是主打,卻有驚喜。
僅看照片,其實不算吸引。
但相當好食。
座底的是鬆脆的夾餅,又熱又脆。
雪糕很香,凍的,軟的。
六者合一,熱得鬆脆凍得香軟-----有點意思!
另一個較大份的抹茶沙冰也不錯,只是被前者比了下去。


4轉玩德州牌

 

玩完app gameBrain  it on!》,轉玩德州牌。
由數十萬的贈分玩至4千萬,每次拿200萬出來玩,十賭九贏(大誤)!
玩德州牌,可以鍛煉忍耐力。
常見過一些對手沒有耐性,令我有「後生仔即係後生仔,一啲定力都冇」之嘆!
通常,輸得最勁的都是因為手上有一副好牌,所以豪情「晒冷」,可惜,對手的牌比你更好。
若手上的牌只算「普通好」,反而不敢大注。
故此,有時愈接近大勝,其實愈接近輸死。
玩得多了,會冷靜猜測對手心理,考慮是否值得「晒冷」,練習得多,確實判斷得愈來愈準。
我當然明白,虛擬跟實戰相差很遠,絕不會過大海測試。
身家4千萬,每次拿200萬出來玩玩,感覺已經不錯,有富豪feel
而我的藝名是「My name is Win,前名是「I will kill you all」!


5水水

 
樓下商場張醫生,近七十歲了。
她說話異常親切,視每個病人為孩子(包括同年的病人)。
有一次感冒了,去看病。
拿藥時,張醫生囑咐這樣那樣,再加一句:「飲多啲水水啦吓唔該。」
我呆了一下,笑問:「 張醫生,你講嘅水水,同我哋平時飲嘅水,有咩唔同?哦,我怕飲錯啫!」
張醫生知我玩嘢,瞪了我一眼,不慌不忙地回應:「你平時飲一份水,呢兩日就飲多一份,咪叫水水囉!」
哦!服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