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我邨出色的茶餐廳經營之道。從新聞圖片想到一個警犬故事。定睛看阿婆食威化




1我邨出色的茶餐廳經營之道

我邨的茶餐廳,多是庸庸製作,其中有間 「金X」卻是 一枝獨秀。
首先,它的食材算是中上,「中上」之評價,在本邨已名列第一了。
然後是其樓面團隊,我有留意,其員工流動性很小,可見其員工具歸屬感。
「金X 員工有制服,而且是比較時尚的,「比較時尚」這一點精要,百分之九十的茶餐廳都會懶理的,故此,令屋邨茶餐廳長期與 「格調」割裂,而與「麻甩」擁抱。
「金X 的員工,都是精銳中年,人人身手敏捷,而且勤力主動、待客有道,更重要的是,從他們互相之間說笑的態度,可知他們相處融洽。
員工相處融洽也很重要,我曾試過在一間茶餐廳吃早餐,整個早餐過程中,有兩個夥計在不停互相指罵埋怨,可能老闆不在,沒人制止。全場食客就邊吃早餐邊欣賞兩人的粗言穢語。
「金X」的座位也比較舒適,24小時營業,晚上直播足球賽事,在邨內可謂唯一。
種種出眾手法,令 「金X」成為邨內龍頭茶餐廳。
我買外賣,首選 「金X」。
平日少去 「金X」,是怕等位,既是龍頭茶餐廳,當然要等。

 

2從新聞圖片想到一個警犬故事

新聞報導,警察帶警犬上山尋找偷渡客,看著那隻警犬,即興想到一個劇本(較適合做動畫):

山上的流浪犬看到警犬,認出是昔日的敵對者,在警犬跑遠搜索時,流浪犬群而襲擊警犬,警犬寡不敵眾,奄奄一息。
偷渡客用石頭趕走流浪犬,救了警犬……

(後續發展空間很大,哈!)


3定睛看阿婆食威化

坐巴士,人不多,人人有位坐。

在某一站,一個祖母和孫兒上了車。
孫兒三十歲左右,祖母該有八十以上了吧,駝背,頭像縮著,都看不到脖子了。
她戴著棗紅色大冷帽,只露出鼻子、嘴巴,和一小塊全是皺紋的臉。

孫兒扶祖母坐好,自己站著,看著她。
祖母拍拍身旁的空位,示意孫兒也坐下。
這一拍,盡顯母愛。
孫兒本不想坐,但最後還是坐下了。

祖母拿著一個帆布袋,伸手往袋內找東西,找了很久,結果掉地上了,想起身撿拾,正閉目養神的孫兒聽到動靜,馬上起身幫她拾回。

祖母拿回袋子,再掏,終於掏出一包威化餅,威化餅用紅色塑膠袋裝著,祖母用那雙滿是皺紋的雙手,笨拙地拆結,足足拆了一分鐘,然後才顫抖著掏出並握住一條威化餅,放入口中。
相信她已沒什麼牙齒了,吃得頗費勁,但她臉上,也流露出「終於有食物進肚子」的笑意。

以上一段畫面,就這麼簡單,但是,我卻被吸引住,看足全程,而且很感動。
那是一種生命毅力的象徵,她的動作很慢,姿態很笨拙,但她很平靜、很專注,完成之後,很滿足。

《書中玉摘》(276、277)《超覺玄秘體驗》。《我無法為你讀詩》(殷龍龍)


 

 

276)《超覺玄秘體驗》(安德魯。紐柏格、尤金。達基里、文斯。勞斯著  鄭清榮譯)

1/
《奧義書》云:
來自東方和西方的河水,
全都匯集到大海,融為一體。
它們忘記自己來自不同的河流,
萬物不再分彼此,
當他們最後融入在一起時。


2/
簡而言之,大腦創造了心靈。科學也證明,除非大腦的神經細胞發生作用,否則心靈無從產生。沒有大腦接收各種感覺訊息,並進行精密的處理和整合,構成心靈的思想和情感也無法存在。因為有了大腦,才產生各種生動複雜的知覺,也因而才有構成心靈的各種思想和情緒。


3/
當右腦辨向聯合區如此運作之際,左腦辨向聯合區阻滯神經訊息的作用亦繼續進行,一步步使本我界限消失。當本我和外界的界限完全消失之後,心靈會有驚人的知覺,亦即個人的本我會神秘地融入耶穌的形象之中。


4/
我們的研究透過現有的科學方法,最後歸納出兩種互相排斥的可能性。一種可能是:完備體驗只不過是大腦的神經機制作用,另一種可能則是:玄秘主義者所描述融合為一的心理狀態確實存在,而且心靈也演化到具有感知超覺狀態的能力。


5/
儀式的力量在於它能提供信徒一種體驗,以確定神話和聖書所提的保證是真實不虛的。即使只是短暫一刻,儀式讓參與者體驗了宗教所承諾的超覺感受。事實上,因參與儀式帶來的萬物和諧感受源自基本的生物性功能,這也說明了儀式活動之所以普遍存在於各種文化,以及促成其發展的共同目的。這也告訴我們,為何在當前的理性時代,儀式仍對許多人發揮著相當的力量。


6/
玄秘主義者認為,在構成心靈的成分如思維、記憶、情緒等底層之下,以及我們稱之為自我的主觀覺知之下,還有一個更深邃的自我。那是一種純然覺知的狀態,超越主觀和客觀的限制,安住在萬物一體的混沌宇宙之中。


7/
我們已經知道,從玄秘體驗中得到的這種發現,讓信徒們相信自己擁有控制力,足以適應發生在生活周遭的各種問題。玄秘體驗也讓信徒感到他們生活在一個可以理解的大計劃之中,善良的力量統治著世界,連死亡也被征服了。



277)《我無法為你讀詩》(殷龍龍)

殷龍龍,1962年出生,身患腦癱症,行動不便,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但堅持寫詩。

寄生於世,
我沒有縛雞之力,
最終會軟硬兼施,
逼迫自己交出獨有的東西。

(評:帶幽默感的自強自畫像。)

衣服啊,你就是我最親近的人

(評:對殷龍龍自身,此話甚真。而對香港購物狂女士,意外地,同樣適用。

1/
我的心已得到了頗為舒適的悲哀
2/
如果巨人能飛翔,它也會失去重量。
3/
秋天
就這麼短
像剛才見過的裙子
4/
一個人把生命扛在肩上
5/
我捉住了公園,頭腦變得清醒,
全身舒適,如同一道陽光。
6/
我的心跡,
這些簡單的句子螞蟻也懂。
7/
水游著各種各樣的清涼
8/
寄生於世,
我沒有縛雞之力,
最終會軟硬兼施,
逼迫自己交出獨有的東西。
9/
想你,想你
我不想你的時候,你是誰
10/
衣服啊,你就是我最親近的人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右手寫詩、左手寫散文、口吐幽默的余光中





余光中病逝,陶傑譽其成就一時無兩,我有個好朋友也非常崇拜這位右手寫詩、左手寫散文的大作家。李敖則大貶余光中其人其詩不好。

據說,有人問余光中:「李敖天天找你茬,你從不回應,這是為什麼?」
余沉吟片刻答:「天天罵我,說明他生活不能沒有我;而我不搭理,證明我的生活可以沒有他。」

余光中的詩文,多有幽默感,而且是高明的。
余光中的詩風,並非我最喜歡的那種,但不否認其作品是出色的。
不過,年輕時我就有個疑問,為什麼余光中會紅得如此厲害?如此誇張?

其中一個原因,是受到中國大陸的力捧,當年,一首《鄉愁》,知名度很可能是新詩中的冠軍吧?

1977
年,余光中在香港撰文《狼來了》,評論台灣文壇政治氣候,引發台灣鄉土文學論戰,這一塊,我不輕率評論了,只知道此事牽連甚廣,恍如文壇大戰,而且,有大規模真實的傷害……

陶傑說


民國三十八年以後,中國文化凋零,未來可經得起三百年考驗者,只有三家:詩余、影李、說金。
余光中、李安、金庸!

《沙田北望》(余光中)

青山歷歷,近可染眉的如黛
青山隱隱,遠欲欺眼的如煙
漸遠漸淡,山疊幾層青青便重疊幾層
若青青是琴音
最遠那一痕似已半開如迴聲
若黃昏時的眼睛
掠波翩翩是一隻水禽
飛得出這山山也飛不出那水水
沙田的秋色多少堤多少島
飛得過隱隱飛不過迢迢
山嵐海氣全浮在一面小鏡子裡
遠檣纖纖,終日在鏡中來去
那鏡,握在仙人的手裡

又進聯合書店,看一展、買一圖一書。街拍一捆































在北京路聯合書店看了小嫻手繪展。
看書時,發現有張廣州手繪地圖,一圖繪盡廣州市140個景點,強呀!

原來,還有很多值得去的景點,我這才知道: 芳村1850創意園、大學城、廣州美術學院、生物島、華南師範大學、楊桃公園、萬木草堂、黃埔軍校、南沙濕地公園、海鷗島……

只打算買一本書,在火車上看,先挑詩集,沒有看中的,卻見到李誕的《笑場》,好吧!就看李誕的笑話功力如何。
(按:內地獲好評棟篤笑節目《吐槽大會》總策劃人及成位上位表演者,自評「滯銷書作家」,天生一副搞笑外形。)

《笑場》(李誕)

寫一本幽默書,是很難的,李誕這本書的幽默度只是一般,有點失望。

1/
「師父,落葉了,秋天了。」
「反了。」
2/
一個朋友說:「條條大路通羅馬,可是我不想去羅馬。」
3/
吃完飯我堅持結賬,理由是,請億萬富豪吃飯對我來說是個好故事。
為使故事成真,她也沒有反對。
4/
抬頭一片茫茫,想到,我們看星星,看到的不是星星,是自己視力的極限。
5/
某人說:「你不尊重生命,你去死。」

《書中玉摘》(274、275)《人生總要寫首像樣的詩》。《明天(第六卷)》(譚克修主編)


 
 

274《人生總要寫首像樣的詩》(馬仁義主編)

這是「全球華語大學生短詩大賽」的優勝作品合集。
年輕詩人的生活閱歷不多,但往往有出人意表的奇思妙想,看此書就有不少驚喜的收穫。

其中,文刀(天水師範學院)的《以倒敘的方式還他一條生命》,令我拍案叫絕!

1/
《鹹池》(李金城/復旦大學)

我從許多個日夜中一覺醒來,把煮好的中藥端進黃昏
天空的濕冷和猩紅色的液體一起變得黏稠,落在
一張張清晰的黑白照片之上,裡面的人
不說話,外面的人已經開始張羅一個季節的陰晴
學不會點火,把想起的愛人吐成一口重重的煙圈
往前一些的故事裡,我們一起寬恕彼此的身體
將過活的手段堆成牌局,埋在最高的終南山
你我從無數煙霧中走來,在所有燃燒的紙火裡
山頂有一面鏡子,想像中的我們比自己更真實
可以看見兩個太陽,卻永遠也看不到我們的盡頭

2/
《整座城市都在下山》(蕭議/香港城市大學)

烏龜背著烏龜殼
爬在沒有人的山坡
山下是高樓嶙峋的燈火
那是他爬出來的星河

按:形容香港那隻「風水烏龜」和萬家燈火,終於有了不俗的新意。

3/
《不急》(夏南/香港浸會大學)

我想變成天邊那朵白雲
用盡整天晴天
只從左邊
移到右邊

4/
《過故人莊》(彭彪/湖北美術學院)

我在外面流浪,回來時
故鄉瘦了一圈----
墩子叔走了,門前的池水
乾了一半

屋後駝背的柳樹
頭髮散落了一地
老房子蹲在墳邊,屋頂的白雲
仍在風中奔跑

5/
《離家的人》(孫忠博/長沙理工大學)

我不想讓人聽見
我的鑰匙
碰撞的聲音
聽見我
彷彿是個有家的人

6/
文字匍匐於靈魂下,才是最高貴詩行
(瑟蘭/東南大學)


7/
《滿了》(葛浩陽/西南財經大學)

雲若滿了水
便降下雨來

湖若滿了魚
便生出蓮來

我的眼中滿了你
便湧出詩來

8/
在我一無所有的時候
我就想為你造一所房子
(賴一/西安交通大學)

9/
在你的漣漪都消逝的時空裡
星星,都懶得閃爍
(徐良/香港浸會大學)

10/
想飲一些酒,讓靈魂失重,好被風吹走
(閆瑞奇/西北農業科技大學)

11/
從你的爐子偷了一把溫暖裝進口袋
疊成了心的形狀
(說書人/中國傳媒大學)

12/
只有在故鄉,我才能不用化妝,不戴胸罩
上街買菜,逛超市,抱回一筐的橘子
照鏡子,每一個表情都是從心裡長出
(木槿/華南師範大學)

13/
別忘記
審判的槍聲
總是一日一響
(灰一/金澤大學)

14/
把落寞都拖成斷句(謝杭宇/武漢大學)


275)《明天(第六卷)》(譚克修主編)

魔鬼貝貝詩話有趣:
有時候我寫完一首詩,會感到驚訝:那些詞句,怎麼蹦出來的?完全沒有預兆!
這讓我考慮:究竟什麼是詩?
但直到現在,我也只能判斷,什麼不是詩。

1/
一個人的春日,是一個袖珍的山河
花草豐富、百鳥齊鳴
不論他怎麼奮力前行
還是不能窮盡內心的曲徑。
(孫慧峰)
2/
春光乍洩,時間紛紛失足:
南至靈隱寺,北至松花湖
湖面被雨點燃,鮮花被風吹老。
(孫慧峰)
3/
很多時候,我多餘的這隻手
無事可做,在牆上獨自玩著一種
手影遊戲
只有那面牆壁需要它
將那隻手,當成了
從荒野中來到這屋裡的
一個生靈
(李志勇)
4/
我來到了這個下午(楊森君)
5/
舊木上的黃昏
移動著籃懸掛的影子
(楊森君)
6/
遍地碎石
它們近在咫尺、彼此懷念
(楊森君)
7/
這些年來
我被上帝忽略了還是高估了?我現在還在懷孕
我晝夜仰視過的蒼窮究竟有沒有上帝的地址
(楊森君)
8/
就如同你在雨水冰冷的站台上
手裡拎著愈來愈重的
總感覺是別人的一個包裹
(葉輝)

9/
《鳥籠的心》(軒轅軾軻)

鳥就是鳥籠的心臟
在雨中我看到兩隻鳥籠
心跳得厲害
莫非它們正在相愛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好天氣!到香港公園去尋花問蝶


 
 
 
 
 
 
 
 
 
 
 
 
 
 
 
 
 
 
 
 
 
 
 
 
 
 
 
 
 
 



在香港公園有個秋海棠展,趁著假日,擠出時間,去看看。
但是,想不到,更驚喜的是其他美花好景。

順便追蝶拍蝶。
大多數蝴蝶都是調皮的,飛軌飄忽,只有一隻,在瘋狂吸蜜,我的鏡頭靠得愈來愈近,牠依然當我「冇到」,拍了十幾張,牠的姿態說不動就不動。
如果我想抓牠,即使用慢動作也可以抓住牠。

上次說過,想試試香港公園內的L16餐廳。
這裡有泰國菜和日本菜。
我不吃辣,就叫了蒲燒鰻魚定食。
179
元的套餐,鰻魚當然好吃,前菜的凍蝦也不錯,只是米飯不夠日本味道,侍應狀態也有點低沉,未能助我愉快的心情再進一級,可惜!